宝坻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综穿百味人生

发布时间:2019-06-24 16:29:57 编辑:笔名

贾赦虽然乖乖照着大哥的话做了, 但是当天晚上, 仍旧被罚扎了半个时辰的马步,半个时辰之后还得做自我检讨。杂≧志≧虫“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了还把荣安带出来,也不该带到宫门口那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我应该先把她送回大长公主府, 再过去等大哥的, 我以后一定注意,不给外人说闲话的余地, 也不损害荣安的名声……”自我检讨这种事情,贾赦不说是轻车熟路, 但也很有经验了, 不过那基本上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这几年大哥已经基本上不惩罚他了, 也很少让他做自我检讨了。没成想这一回居然是为了荣安的事儿。仔细想想,确实是他太过莽撞了,大哥从小就教育他要爱护女孩子的名节,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长嘴妇和多舌男,他虽然和荣安郡主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但就怕旁人多想, 这样的事情还是能避则避的好。先不说依贾赦的性子, 在两个人大婚之前能够收敛多少, 新科进士的传胪大典却是没几天就开始了。“宣新科进士!”恢弘的乐声之中, 礼部的官员唱名:“甲名贾泽。”……大靖朝有史以来的个六元, 确实可以写入史册,千载留名。紧跟着的便是状元游街,当然并非只有状元一个人,新科进士都有这个殊荣,只不过状元作为领头人而已。这大概是整个京城的狂欢了,沿途的街道都已经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哪怕每三年便有一次这样的游街,也仍旧不改京城百姓的热情。贾泽骑着御马走在前面,人年轻,相貌又俊朗,关键是骑术了得,单手握着缰绳,看起来颇为轻松,把全场绝大部分的目光都吸引住了。“听说新科状元便是荣国府的嫡长子,就是下一任的荣国公。”“怪不得人家骑马骑的这么轻松,不像后边儿的榜眼,还得让侍卫帮忙牵马,这么好的儿郎,也不知道定亲了没,看上去还挺年轻的。”“管他呢,国公府这样的门第,就算是定亲也是找高门大户定亲,跟咱们这些小老百姓没关系,看看热闹就成了。”“你这人真没劲,我这小老百姓,还不能关心关心了。”……甭管是哪个朝代,八卦都是人的本性,尤其是在天子脚下,多的是达官显贵,多的是奇文逸事,自然也就慢慢的把人的八卦之心培养起来了。很快新科状元的祖宗三代、定亲人家、兄弟姐妹就已经被八卦出来了。京城有四王八公,但是对于百姓而言,还真不能对其一一列数,有的人听说过荣国府,有的人听着觉得耳熟,还有的人压根没听过,不过公侯伯子男,这顺序大家是知道的,莫说是国公了,便是一个子爵,对于小老百姓而言,那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张母特意把女儿和小儿子带出来,当然没有混在人群里,而是在酒楼上开了一间雅间。张妍微红着脸打开窗户向外瞧,都不需要寻找,一眼就能看到那人的身影,同时也是人群里的焦点。张安顾不得打趣姐姐了,读书人是向往的便是这样的场景,金榜题名,人生的四大喜,在读书人这儿,重要的便是这一喜。“我Ⅰ日后若是也能跟贾兄一样就好了,瞧瞧这多气派!”十一岁的少年,哪怕经常被称赞在读书上有天赋,但是这会儿也只是个童生,连秀才都尚且不是呢。“会的,只要你好好努力,日后也可以像你未来姐夫这样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头。”张母鼓励道,自家老爷当年便是状元,那时候她们都已经成婚了。贾家人今日也是倾巢而出,连多日都没有出门的贾敏,这次都被破例带出来了,贾代善也特意请了假,今天一整天都不用去当差了。这样的场景确实很容易看的人心潮澎湃,别说是贾代善了,连史氏这会儿心里头也是骄傲多于酸涩,心情不太美妙的也就是贾政了。在大哥没有参加县试之前,府上能称得上是读书人的便是他,大哥走的这条光明大道,多少年前,他以为即将走这条路的是自己。贾敏比前些日子更瘦了,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以前眼睛亮晶晶的,一看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小孩子,如今看人的眼神却是怯生生的,不太像是国公府的嫡女,倒更像是被打压着长大的庶女。琼林宴之后,贾泽回到自家府里,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聚在一起,讨论这么大的喜事该怎么庆祝。贾泽瞧着幼妹,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若只是单纯的抽条变瘦,这自然也没什么,女孩子长大了总不好再像小时候那般圆润,还是瘦一些好看,不过贾敏瞧上去可不光是瘦,气色实在是太不好了,甚至有几分病气。“小妹,到大哥这儿来。”贾泽很少跟这个妹妹表示亲近,虽然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但是他跟贾政还是亲兄弟呢,不也一样处得跟普通亲戚似的,没觉得哪里亲近,甚至有的时候连普通亲戚都不如。贾敏怯生生的瞧了瞧大哥,又瞧了瞧母亲,犹豫了一下,这才迈着标准的四方步走过去,一板一眼的行了个礼,“大哥叫我,是有什么事儿吗?”贾泽把人拉过来,三根手指头刚好搭在贾敏的脉搏处,“久不见你了,你先坐到我旁边来。”绕是贾泽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这会儿也还是被吓了一跳,堂堂国公府的嫡女,居然要挨饿,而且不光是饿到营养不良,连胃都出问题了,其他的内脏或多或少也受了些影响。不动声色的把手收回来,但是这心里头贾泽实在是没有办法淡定,国公府的后院基本上是母亲一个人的天下,不用说也知道,小妹这一身的病是怎么来的,谁又能让金枝玉叶的小姐连饭都吃不饱。“我看你近这几个月瘦的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担忧大哥的考试,也不能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你现在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不饱饭很容易长不高,而且还容易生病。”贾泽压下心里的那口气,尽量心平气和的道。这么多人在不适合刨根问底,更不能质问史氏,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担忧大哥的考试?贾敏有些无措的眨了眨眼睛,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她素来同大哥和二哥不亲近,大哥的这几次考试,说实在的,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哪怕是殿试,也比不上她一块点心重要。但是自从过年那天,母亲让她节食开始,这么久了,也就大哥关心这事儿,就连素来同她亲近的三哥,对此也是不闻不问,母亲说什么,便信什么。“我……我不是”“敏儿,你这孩子,先稳一稳情绪。”贾敏刚刚开口,就被母亲打断了。不过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哪怕只说一个字,也都足够引人重视。史氏见此情况,也知道是瞒不住了,直接将下人全部屏退。“敏儿,如今年岁不小了,姑娘家跟男子不一样,身材若是太过圆润的话,不光是不好找婆家,出去交际还容易被旁人笑话,我这也是实在没法子了,所以才让她这段时间节食,现在看来还是很有成效的,老爷没觉得吗,敏儿还是瘦下来好看。”史氏到底没把想让小女儿进宫的打算说出来,这事儿几个孩子没必要知道,尤其是次子,性子太过跳脱,嘴上也不严谨,万一把事情宣扬出去,敏儿这辈子就毁了。还是等个合适的时机,她单独告诉老爷,日后要筹划这些事情,还得是老爷出面才行贾代善虽然尊重嫡妻,但也不是没有妾室,不然他那三个庶女是怎么来的,他的那些妾室,也都是杨柳细腰,身材姣好,但是看女儿和看妾室又怎么能一样,他没觉得自家女儿之前肥嘟嘟的时候丑,更没觉得现在瘦了吧唧的样子比之前好看。夫人说的话确实是有道理,但是这也太过心急了,才短短几个月,人就瘦成这样了,还是节食瘦成这样的,他一个大男人,当年行军的时候一顿不吃,都觉得饿到不行,更何况是这么小的一个女娃娃,想想他都觉得心里难受。“夫人也太过心急了,敏儿刚刚八岁,就算是两三年不出门交际又能怎么样,就不能缓着来,何苦让她小小年纪受这个罪,这是你嫡亲的女儿,看她整日里还饿,你就能吃好睡好?”贾代善觉得心寒,这几个月他真没发现枕边人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吃得好,睡得香,连气色都一直很好,怎么就忍得下这个心来呢。“我怎么就吃好睡好,敏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从那么小一团我把她拉扯到大,她节食难受,我比她更难受,但是我必须要狠的下这个心来,因为我是母亲,我知道什么才是对她的,我要为她的将来着想。”史氏开始巴拉巴拉的掉眼泪,跑过来,抱着贾敏泣不成声。还真不太像是装出来的,如果真的能装成这样的话,那这演技也是了得了,放在后宅还真是屈才。贾泽和贾赦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说实在的,他们俩是不怎么相信史氏的话,让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节食,如果程度轻,能够做到有所控制的话,那也就罢了,但是看贾敏的气色,这几个月瘦下来了多少,显然,史氏并没有把控这个度。对于一向疼宠的女儿都能下得去这个狠手,贾泽兄弟俩都不知道是该庆幸从来不被母亲看着,还是应该悲哀,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母亲。

合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曲靖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益阳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娇妻甜入骨

下一篇:我是旅行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