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上海金山區漕涇鎮:“權力給村民 換來的是信任”

2018-12-12 13:27:26
上海金山区漕泾镇:“权力给村民 换来的是信任” 上海金山区漕泾镇 “权力给村民,换来的是信任”(坚持发展“枫桥经验”) 护塘村拆违建,离启动还有一周,不少村民就自己动手把违建房拆了。 看记者不信,村民老沈把记者拉到村委会旁的两面墙边上,“村里人都要面子的呀,有‘公开墙’在,谁也不想落后的呀。” 公开墙上,村里每间房户主是谁,门牌多少,哪个村干部负责,一目了然。 護塘村,位于上海市金山區漕涇鎮。在這里,以公開促公平,成了當地學習發展“楓橋經驗”過程中發動和依靠群眾、就地化解矛盾的關鍵詞。 公開促公平,拆違獲擁護 護塘村靠近工業區,不少外來務工人員在村里租房子。為生活方便,村民們就在房子邊上搭個衛生間、小車棚,久而久之,幾乎家家有違建,處處可見彩鋼板。“村子面貌不佳且不談,違建里私拉電線、堆放生活垃圾,安全隱患可不得了。”村黨總支書記沈銀歡說。 去年,上海市推進“五違四必”整治,護塘村也啟動了拆違工作。從哪抓起?村黨總支討論后,大家一致覺得,還是應該從“公開”入手。原來,大家也知道違建有隱患,都擁護拆違,但就是擔心不公平。 打消疑慮,有效的辦法就是公開,村委會旁的兩面白墻成了“公開墻”。全村違建戶名、違建面積、違建戶是普通村民還是黨員干部、完成拆違時間等明細統統上墻,所有村民共同監督。哪家違建拆掉,戶名后面就貼上一面小紅旗。 沒承想,公開墻還沒布置好,不少村民家里的違建就已經沒了蹤影。“黨員干部家庭帶頭拆,起到了很好的模范作用。”護塘村委會主任李歡軍說。護塘村2.2萬余平方米的違建,去年全部拆除,拆違過程中沒有出現一起糾紛。 護塘村在金山區率先成功創建“無違建村”,去年底還獲得了“全國文明村”的稱號。“違建沒了,‘公開墻’留下了,今年搞‘美麗宅基’還得靠它。”沈銀歡說。 村民有“實權”,自治有動力 護塘村“公開墻”的產生,在漕涇鎮黨委副書記張軍看來,是村里這些年推進基層社會治理觀念轉變的一個體現,“村干部把手里的權力交還給村民,工作事半功倍,還能贏得村民信任。” 2014年底,上海市委出臺《關于進一步創新社會治理加強基層建設的意見》以及6個配套文件。護塘村結合村情實際,探索建立了村委協助政府治理清單制度,形成了村務工作程序、責任、制度、考核“四張清單”,指導和約束村干部行權履責,讓村民們辦事有指南、監督有依據。 漕涇鎮黨委和政府對“四張清單”進一步完善,在全鎮推行。打開《漕涇鎮村級重要事項辦理程序清單》,上面有村級財務管理、村級工作人員任用、集體資產處置、村民用章管理等25個事項類別。每個事項類別后都附有一張流程圖,每項事務要經什么程序、辦什么事該找什么人,清清楚楚。 “村里要裝路燈,費用不小,原來這筆錢村兩委班子討論一下就花了。”沈銀歡翻開《村級重大事項決策流程圖》,指給記者,“你看,現在整個實施過程有7個步驟。” 《流程圖》清晰顯示,村級重大事項,必須先由村黨組織提議,再依次由村兩委商議、黨員大會審議,接著交村民代表大會決議,決議后公示5個工作日,再由村委組織實施,實施結果要公示并且接受群眾評議,少了哪一步都不行。“村民們有‘實權’了,對自身利益能做主,參與自治就積極了。”沈銀歡說。 前兩年,有個蝦塘承包戶欠了8戶村民3萬多元土地流轉費,還放言“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村干部本想走司法途徑,但與承包戶同在一個村小組的村民去做了3天工作就把事情解決了,一場本可能出現的糾紛迎刃而解。“村民的話有時比村干部管用。”在張軍看來,村民的主人翁精神有了,基層治理中出現的問題也就好辦多了。 法律助維權,糾紛易消解 “我們和律師事務所合作,定期有律師在法律服務點為村居民提供現場法律咨詢,還可以隨時電話咨詢。”張軍介紹,漕涇鎮建立法律顧問制度,鎮上一個公共法律工作站,14個村居建立公共法律服務室,還成立了50個“聚心堂”法律服務點,三級法律服務平臺的建成,讓村居民在家門口就能進行法律咨詢。 這些法律服務列入了政府購買服務目錄,財政掏錢為村居民提供法律咨詢,為的就是提高大家的法律意識和依法維權的能力。“有的時候,話從村鎮干部的嘴里說出來,村民們會覺得有私心,律師說出來的話顯得更有公信力。”沈銀歡說。 有了法律顧問,村居民們遇到問題不再是動輒堵路集訪鬧訪,而是先問問律師的意見;遇到經濟、民事糾紛,村居組織和個人也能“挺起腰桿”依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護塘村80多歲的朱阿婆有三子一女,前幾年因為一筆安置款分配,幾個子女反目成仇,致使老人無家可歸。村里調解不成,顧問律師上場,一面用法律知識給阿婆吃下“定心丸”,一面走訪子女,告知他們法律規定的贍養義務,如不履行將訴諸法律。終,4個子女通過協商達成了贍養協議,朱阿婆得到了妥善安置。 “村情事務的公開換來了村民們的信任,‘四張清單’提升了村里的自治水平,再加上法律顧問的服務保障,很多矛盾糾紛在前期就會自然消解。”在沈銀歡看來,這些做法雖然讓村干部的權力“變小了”,但村民們對村干部的信任感提升了,“村里辦啥事,大家都建言獻策,都想讓村子變得更好更漂亮,你說,這還會有啥矛盾糾紛呢?” 巨云鵬巨云鵬惠州电脑产品制造设备厂家
青海绿伞批发厂家
大连色母料厂家
池州低压开关柜报价
小儿退烧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