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辽宁发生残忍凶杀案母被剖腹女婴被扔锅里险

2018-11-05 09:20:14

辽宁发生残忍凶杀案 母被剖腹女婴被扔锅里险蒸熟

为保护现场,死者的房屋已被警方用封条封住。北国、辽沈晚报王琦摄

昨日,院子里还留有案发时死者留下的摊摊血迹。北国、辽沈晚报王琦摄

昨日下午2时许,被烫伤的女婴在沈阳国利烧伤医院3楼的重症监护室里仍没有脱离危险期,主治医生不时走进监护室探视。北国、辽沈晚报白爽摄

闪回:母亲躺在血泊中,孩子被凶手扔到锅里烫伤!这令人揪心的一幕发生在丹东市安民镇。目前,这个出生不到2个月的女婴正在沈阳救治。

11月15日,丹东市安民镇发生一起极为残忍的凶杀案:母亲身中数刀,被剖腹,不足两个月的女婴被扔在铁锅中烫伤。

案发后35分钟,丹东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抓获,他是女婴姑姑的前夫,这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男人为何会对这对母女下手,至今仍是个谜。

26岁父亲精神受打击神情恍惚

“别提了,太残忍了,听说是姐夫把小舅子媳妇杀了,还要把不到两个月的婴儿放到锅里蒸。”谈起这桩凶杀案,就连常年往返于丹东市区和安民镇之间的返程车司机也有所耳闻,小镇上的居民更是无人不晓。

在一家卖店老板的指引下,北国、辽沈晚报来到案发现场。这是一户普通的农家院,在门口,死者家属已经搭起了灵堂。

院子里还留有案发时死者留下的一滩滩血迹。为保护现场,死者的房屋已被警方用封条封住,女婴的三姥爷隔着窗望向屋内,“他就是在这个屋里把孩子抱走的。”而屋子里的炕头上,还放着奶瓶。

今年26岁的宫兆仁是死者的丈夫、受伤女婴的父亲,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这个年轻的顶梁柱一度精神崩溃,现在的他目光呆滞,神情恍惚。

他的叔叔宫本立代其接受了采访。宫本立说,宫兆仁自幼父母双亡,跟姐姐和继母在一起生活,长期以来,依靠其他亲属的帮助度日。

成年之后,宫兆仁在亲属的介绍下来到一家建筑公司打工,每个月大概能挣到2000元左右,在安民镇工作的日子里,他结识了妻子徐晓丽。

凶手杀人后又骑摩托带走女婴

“15号中午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有人喊救命,就赶紧出去喊人。”宫兆仁的邻居孙先友说,随后,几名附近的村民听到消息后,相继前来支援,但现场的情况让他们不敢上前。“当时我们在门外,他在里面骑在死者的身上,地上全是血,他看到我们就威胁说,谁敢过来就弄死谁!”在现场目睹这一场景的大哥说,凶手用刀将死者……刀口从喉咙下方开始……紧接着,凶手进屋将女婴抱走,“当时他的鞋都掉了,把孩子夹在两腿中间,骑摩托车逃走了。”

让死者亲属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再次见到孩子时,孩子已经被严重烫伤,生命垂危。

警方35分钟破案女婴险被蒸熟

当日11时34分,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区分局安民派出所接到报警:安民镇金安村宫家屯组杀人了。

警方表示,在事发现场,发现一名女性躺在院内地上,身边都是血迹,已没有呼吸。随后,警方根据现场走访情况,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孙传军,并立即将情况向上级汇报。同时刑侦、治安精干警力前往支援,全力搜捕。

12时左右,民警王元海、崔忠波等人在一个家具厂院内发现嫌疑人孙传军正骑摩托车逃离,立即驱车追赶。

12时09分,追至浪东公路北安民村路口处,与迎面赶来的分局刑警队民警会合,两辆警车共同将孙传军所骑的摩托车别到路边草地里,民警王元海、张吉涛、辅警纪汉文等冲上前将孙传军扑倒后,制服抓获。从接到报警到抓获犯罪嫌疑人,仅用了35分钟。

经警方现场勘查,在徐晓丽被害现场发现疑似作案工具菜刀和老式剃刀各一把。

初步审查后,犯罪嫌疑人孙传军交代,15日中午11时20分许,他到金安村宫家屯组宫兆仁家持刀将徐晓丽杀死后,将其不到两个月大的婴儿抱走,随后骑摩托车来到其父亲家中,见家中没人,他便将婴儿放在盛有半锅水大锅里,放上篦子,盖上锅盖,又搬来一块大石头压在锅盖上后,开始点火烧水,试图以此方式了结婴儿的性命。

当孙传军到父亲家附近的家具厂要稀释油漆用的稀料时,其父回家,听到厨房有婴儿哭声,将奄奄一息的婴儿从锅中救起。

目前,犯罪嫌疑人杀人动机等情况正在进一步核查当中,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孩子姑姑:死者才22岁性格开朗

昨日下午1时许,在沈阳国利烧伤医院3楼的病房里,北国、辽沈晚报见到了被烫伤女婴的姑姑宫春娣。见到她时,宫春娣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目光茫然,眼角泛红,眼睛里有不少血丝。她说:“我是陪孩子从丹东转院过来的,15日中午11点多出的事儿,当天下午4点多,我们跟着120把孩子转到沈阳了,孩子的爸爸还留在丹东处理孩子妈妈的事。”

在走廊里,宫春娣向证实,犯罪嫌疑人是她前夫。她说:“我不知道他为啥要这样干……”宫春娣说,自己和前夫育有一个11岁正上小学的男孩,今年7月份他们离婚了。此前,她曾到日本打了3年工,做塑料成型的工作,2012年1月份从日本回来。她说:“在日本时,我就听说丈夫管别人借钱赌博,后来因为性格原因我们离婚了。”

她说:“我现在在一家电子厂打工,离婚后,就住在弟弟家。前夫偶尔过来看看我们孩子,但来得不勤。离婚后,我和前夫不怎么见面,也没有沟通,他也没来家里闹过。”

问她前夫是怎样一个人。宫春娣说:“他姓孙,35岁,是家里的独生子,没有工作。他平时精神挺正常的,之前打架就是吵吵,可我回国以后,他打架曾动过手,他想动手我就躲,或者叫他父母过来,都是打嘴仗。他好赌,但不是特别爱喝酒。”

被害的孩子母亲只有22岁。宫春娣说:“她没有工作,是一个开朗的小姑娘,平时有事儿还开导我。”

村民眼中的嫌犯:他平时少言寡语

“孩子当时是孙传军的父亲送回来的,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孙家人。”宫本立说。

孙传军原本是宫兆仁的姐夫,在近5个月前,宫兆仁的姐姐与孙传军离婚,带着11岁的儿子暂居在宫兆仁家,从那时开始,孙传军为了看看儿子,开始经常光顾宫兆仁的住处。“为了这个家庭,他姐姐到日本打工三年,回国后与孙传军感情破裂,两人和平分手,协议离婚,即便如此,他没有过任何极端的行为,也从来没有寻仇的意思。”宫本立说。

北国、辽沈晚报在孙传军所居住的文斌村了解到,出事之后,孙传军的父母便被其亲属接走,如今,孙传军家大门紧锁。

孙传军家紧邻文斌村村委会,村委会陶书记说:“孙传军这个人,平日里一向很安分,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不过,不少村民包括陶书记在内,对孙传军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少言寡语。

多次物色作案工具敲门时面带笑容

宫本立介绍,事发当日早6时许,孙传军带着水果登门造访,看望自己的儿子,并给儿子留下了5元零花钱,还告诫其省着点花。

据一些邻居回忆,此后,孙传军在村子里徘徊许久,直到中午。“当天,徐晓丽带着孩子去四道沟医院看病,直到中午才回来,这时,家中只有这对母女俩。”宫本立说。

宫本立还告诉北国、辽沈晚报,他从警方那里了解到,孙传军在此前曾给安民镇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送过水果,目的是为了得到一件凶器——手术刀。

但事与愿违,孙传军的这一计划失败了。随后,他盯上其舅舅在安民镇开的理发店,撬开了店门,拿走了一把可折叠的老式剃刀。

当中午时分,孙传军回到案发现场敲开了宫兆仁家院子的大门,过往的村民发现,这时的孙传军依旧面带笑容,徐晓丽毫无戒心地将其迎进院子里。

然而,走了不到三四步的距离,孙传勇就挥起刀砍向背对他的徐晓丽,“我上午刚刚从殡仪馆回来,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为了美化遗容,仅头部就缝了119针。”宫本立说。

对于孙传军的恶行,村民们愤怒不已,不过,他们意识到一点,当务之急是挽救孩子的生命。“他们家里不富裕,我们合计号召村里人给孩子捐点钱,希望孩子能早日康复。”路过的一位大姐说。

死者的父亲徐明波流下了眼泪,“事情已经这样了,女儿不在了,我只希望能救回孩子,让她母亲的血脉传承下去。”

医生:婴儿处感染期还没脱离危险

昨日,被烫伤的女婴在重症室接受治疗,姑姑宫春娣来到沈阳后,一直没有见到孩子,她听说,孩子右臂和右腿都有烫伤,骨头都露出来了。

昨日下午2时许,沈阳国利烧伤医院烧伤科的辛医生介绍,重症监护室里被烫伤的女婴病情稳定,但仍没有度过危险期。目前,女婴由2名护士24小时轮班照看着,按需哺乳,并定时输液和输血浆。“没有了母乳,孩子只能喝护士帮着买来的奶粉。”辛医生说,孩子的家属在沈阳,人生地不熟,孩子的奶粉、奶嘴等婴儿用品都是值班的护士帮着买的。

辛医生介绍,“被烫伤的女婴仅有53天,体重8斤左右,右前臂和右小腿呈度烫伤,已经伤到了肌肉,烫伤面积达8%。现在孩子已经恢复了意识。”“孩子非常小,抵抗力脆弱,恢复得也比较慢,一旦发生创面脓毒症等并发症,那么死亡率会很高。目前孩子已经进入了感染期,创面一日不修复,孩子就一直有生命危险。”辛医生说。

辛医生表示,昨日中午为女婴测量的体温是38.3℃,“这个孩子的感染期来得快,体温一直往上走,虽然现在看起来孩子状态很稳定,能哭闹,还可以进食,但小孩的耐受能力差,情况随时可能急转直下,很难抢救回来。”

女婴的姑姑说,目前治疗费用已经花了一万多,都是邻居亲戚给垫付的。辛医生说,“孩子能不能度过感染期还是个未知数,即使脱离了危险,孩子的康复日期也不能按天来计算,得按月来计算,而且治疗费用也不会是小数目。”

辛医生告诉,他听孩子家属说,孩子是从铁锅中救出来的,他分析锅里的水还没有热,否则孩子的烫伤面积会更大,是铁锅底部导热比较快,烫伤了孩子。

北国、辽沈晚报特派丹东王琦首席赵永平白爽

原标题:辽宁发生残忍凶杀案母被剖腹女婴被扔锅里险蒸熟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三相调压器
石头牌坊
广州回收路易十三洋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