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绝世邪君 第九百四十九章 魔矢鬼厉_1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9:57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九百四十九章 魔矢鬼厉

全文阅读

此时,血巫师已经将那些煞气吸收,看见李琦的情况后款款道來,在他的声音里,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意思。

秦石眯着眼释怀不少,暗道:“血脉之力,果然极强,哎只可惜我秦家的血脉,在三万年前时不幸被毁,否则,我现在不也能借上几分力。”

“呵呵,小子,这种心可不能有,血脉之力固然强大,但那都是一个家族,经过几辈人,甚至几十辈人积攒的无形的财富,而在修炼一途之中,还是要循序渐进,恪守天理,勤加修炼,方能成道,否则,任天赋如何异禀,迟早也会夭折的,这种例子,你也不是沒见过。”

闻言,秦石撇嘴点头:“我知道,我只是说说,血脉之力虽然能助人短时间内提升修为,但终归是外力,也不稳固,而且,容易使人心情躁动,像我这样的草根为何不好,何况,这样才有逆袭的感觉吗,嘿嘿。”

“你能这么想自然,不过,以你现在的自身修为,秦家的血脉怕是从你这辈便会被彻底改变,你的晚辈,都会受利。”

不禁,秦石想到秦金言,那小丫头的天赋才是真的可怕。

“你呢。力量都吸收了吗。”秦石问道。

血巫师激动的点头:“嗯,真别说,这李家族人体内的煞气纯度极高,特别是李琦这小子,他是李家直系,煞气更是逾越他人,光是刚才那股力量,已经叫我摸到桎梏了。”

“哈哈,那就准备突破吧。”

秦石对了下时辰,和李家主约定的时候相差不多,朝着李琦看了一眼,从刚才开始,李琦达到七天,便盘膝而坐,在稳固根基,这叫他欣慰一笑,沒有惊扰到李琦的离开厅房,冲着李府的中央宅院而去。

宅院里,李家主将李家弟子号召聚集,根本在家族的地位,血脉纯度來排列,成一个方队排列在宅院中。

“小兄弟。”

看见秦石,李家主笑面相迎:“这里,就交给你了。”

“李家主放心。”秦石豪爽的一笑,朝前迈出一步,个李家弟子,就是之前在翠峰山出手救他的老者,他盈盈一笑:“老前辈,接下來,就得罪了。”

“哈哈,不得罪,若你真能解了老朽这三百年來的痛苦,就算是让老朽吃再多的苦我都愿意。”

闻言,秦石承诺道:“那老前辈,就做好准备吧。”

跟着他在心底道:“血巫师,你也做好准备。”

“嘿嘿,早已迫不及待了。”血巫师兴奋的答应。

旋即,秦石才开始运转,手掌快速的翻腾,一道拥有极强吸力的阵法展开,从那老者的眉心停顿。

“嗡。”

片刻,在两者连接的桥梁间,便有黑色的淡淡气流被抽离而出,那浓郁的煞气瞬间被爆炎珠所稀释。

不过半分钟的过程,叫这老者好似度过一年一样,脸色苍白,能看出來,他极为痛苦,不过,当一切结束,一股冲天之力,从他体内爆出,与李琦一样,反扑而上。

有了上次的经验,秦石早先一步,咻一下,闪退后方,这才免受波及,跟着就看那老者睁开眼,望着自己的枯手,一脸的惊愕。

“真的,真的成功了。我恢复了。”

他的声音中充满不可思议,很轻,却足矣叫全场听见,顿时,李家家众都沸腾起來,一个一个疯狂的涌上秦石。

“真的能恢复。快,快,恩人,救我。”

面对众多家众的热情,秦石也大方的点头:“一个一个來,谁也不会少,今日就是李家解开诅咒的日子。”

自老者之后,秦石在庭院中,为一个一个李家弟子抽离体内的煞气,其中不乏域境大能,当一人结束以后,天色已经昏暗下來。

感受着李家人的愉悦,秦石也是由衷的感到开心,只是,有一点,是他沒有想到的,足足上百名弟子的煞气吞噬,血巫师竟然还沒有突破。

“怎么。还是不行吗。”

“嗯,沒办法啊,这些李家弟子,虽然实力有些超过域境,不过全部都是旁系,远沒有李琦那么浓重的煞气。”说到这,血巫师不禁失望:“看來处于灵魂体想要突破,果然很难啊。”

秦石眯着眼,突然道:“呵呵,你也不用太在意,我答应过帮你突破,那肯定会帮你的,这不还有一位,你沒有吸收吗。”

“嗯。”血巫师愣了下,顺着秦石的目光望去,心脏才狂跳了几下:“对啊,我怎么把他忘了,他的话,一定能行。”

秦石笑着点头,旋即朝着李家主走去:“前辈,接下來,要到你了,做好准备了吗。”

李家弟子都已经恢复,李家主感激的冲着秦石点头:“嗯。”

“那,晚辈就得罪了。”

举手成阵,经过上百名弟子的经验,秦石对吸收煞气早已轻车熟路,片刻,他便找到李家主体内残存的力量。

“嗡。”

而瞬间,叫他微微一惊,一股极强之力如下山猛虎一般,感受到秦石入体以后,非但沒有顺服,竟还有反扑之意。

秦石猛的瞪眼:“喝,真是个狂傲的家伙。”

李家主身为域境,对自身体内的情况自然十分清楚,他也感受到秦石受到危机,不禁道:“小兄弟,若是不行,我就算了,你唤醒红豆,救我李家于水火之中,我已经十分感激你了,我答应你的事,一样会做到,以后你,就是我李家的恩人。”

但秦石很坚决的摇头:“前辈,你不用多说,我再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你体内的煞气,对我十分重要。”

“但是。”

“沒什么但是,前辈放心吧,我自己心里有分寸,只是接下來,可能要苦了你了。”秦石打断李家主。

“那倒不要紧。”李家主苦笑摇头:“有什么苦,是能比家族受到诅咒更苦的。”

“好。”秦石深吸口气,小脸上露出罕见的严峻,这李家主体内的煞气,不好对付啊。

如果他沒猜错,这李家主体内,应该才是这凶魔煞气的主杆,其余弟子只不过是些残骸而已。

“呵呵,我降魔多年,能制服不了你。”

秦石不服气的撇撇嘴,而后,他沒有在用寻常阵法,而是唤出念力,以念力为根基,深入进李家主的体内。

“小子,这事,不该你管。”

刚一入煞气,秦石瞪了瞪眼,一道浑厚充满杀机的声音竟反扑上來。

“这煞气,会说话。”这情况,倒是这些年,秦石首次见到。

“不是煞气在说话,是这煞气的主人,当初那魔矢,竟然在这李家,留下了残魂。”

“原來如此。”紧绷的心弦放松不少,秦石一笑:“只是残魂的话,那可轮不到你來嚣张。”

“呵呵,我溟组的人,竟然会跟在一个沒用的人类身边,真是可耻,那我就先要了你的命。”血巫师开口,就被那煞气察觉到,跟着一只百丈巨手,从李家主体内翻出,冲着秦石的手指间便抓下。

“想伤他,我可不许。”秦石眼神一寒,脚掌一跺,非但沒有退后,拳掌上形成金鳞,竟迎击一拳。

轰。

一股巨力,如山崩一样,叫半个李府都在颤抖,天空黯然下來,不少李家弟子惊退。

“好恐怖的力量触碰。”

“嗯,那小子,不简单。”

“别看热闹了,他是我们恩人,我们一起,去帮他。”

一众好心的李家弟子纷纷起势,不过,不容上前,两名老者伸手阻拦,一名,是之前在翠峰山出手相助秦石的老者,一名,是在祭奠拍卖会袭击秦石的魅影。

“两位长老,你们这是。”

“你们,帮不上忙。”

“怎么可能,他一个七天之境,都能和那鬼影分庭抗礼,我有八天之境,我还打不过那鬼影。”

闻言,一名老者瞥了一眼:“那他七天之境,就能制服你体内的煞气,你可制服的了。”

“我。”那弟子哽咽。

老者眯着老眼举目:“这场战意,是属于他自己的,我们帮不上忙的,反而,会妨碍他,甚至,毁了家主。”

“这。”一群弟子不知所措。

砰。砰砰砰。

秦石和那鬼影在庭院中交锋不断,从地面

,一直转战到天穹上,所有人的心弦都跟着悬起。

“嗡。”

但好在,秦石侧目,看见李家两名长老从庭院中施展结界,是那种封印内外的阵法,他放下心中的顾虑,释放出吞天煞气,冲着那鬼影道:“哼,老妖怪,你还不束手就擒。”

轰隆隆。

以煞气为拳,秦石重伤那鬼影。

“噗。”那鬼影眯眼,咬牙道:“臭小子,若是我本尊在,就算有吞天之力,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承认,只是那也要等到你本尊赶來再说吧,而现在,你必须死。”秦石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死死的压制那鬼影。

终于,那鬼影被生生吞噬,一击,爆炎珠的血巫师冲出,一道湛蓝色的空间撕裂,将那鬼影手脚控制,吞噬腹中。

那鬼影暴怒:“小子,你记住,我叫鬼厉,有朝一日,我一定会要你死在我的手中。”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