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第二季度贸易逆差可能达

发布时间:2019-07-17 09:06:32 编辑:笔名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第二季度贸易逆差可能达50亿美元我的钢铁

会展阴影 SARS阴影笼罩中国外贸。 会展一直是我国开展外贸活动的重要窗口之一。由于SARS的影响,许多会展不得不取消或延期,即使部分会展做足了防范措施顺期开展,但由于客商的担心,特别是境外人士对中国疫情的过分担心而没来参加,至使部分展会效果大打折扣。 正在我国南方举行的一着名展会便暂别了往年的繁忙景象。为了确保该展会的安全,当地政府采取了各种防范措施,但在已经结束的期展会上,成交额只有3.12亿美元。尽管第二期要到4月30日才结束,但北京交易团的一位人士认为,二期的形势可能还不如一期。而去年春季,该展会的成交额达到168.50亿美元。 据北京交易团这位人士透露,北京团一期成交额不足3000万美元。二期截至4月27日下午只谈成一笔交易,交易额才几十万美金,而“实际上今年才完成去年春季广交会的一个零头,因为去年春季全期成交额有2亿多美元”。 “我们北京团还算组织得挺好的,比较踊跃,好的企业都来了,一期来了82家单位,133个摊位也全部到齐;二期原定45家,就有三家没来。前来光顾的老外也不多。”该人士还表示,现在的头等大事是防非典,“我们也不向企业提什么要求了,就要他们注意安全,注意通风”。 该人士还表示,因为是在我国南方参展,所以北京严重的疫情并没有对北京团造成特别的负面影响。而上海交易团一位人士亦表示,从该展会目前的情况看来,“客户少,成交不多,跟往年不能比的”。 北京团和上海团的这两位人士还一致表示,SARS对该展会的影响不分行业。“不要分什么机电类、纺织类的,所有行业都一样,能做成生意是偶然的。”不过未能与该展会其他交易团取得联系。但据从其他渠道获悉,尽管总体成交额相对于上届下降不少,但仍有不少颇有斩获的参展企业。 民间贸易受挫 而前度被媒体热炒的伊拉克重建商机,业已遭受SARS危机重创。现时身处阿联酋迪拜的中国商会郭永刚透露,在迪拜中国贸易城中,已有非典病例。“阿联酋政府已经在起草限制中国人短期入境的文件,甚至考虑对中国货物封关,果真如此的话,中国人就很难获得伊拉克重建的商机,因为迪拜是中东货的集散地。”而此前,沙特阿拉伯已禁止中国公民入境。 正式照会外交部禁止中国公民入境的国家还包括马来西亚、爱沙尼亚、新西兰和爱尔兰;口头通知会暂停发出签证给中国公民的国家,则包括意大利、东欧的斯洛文尼亚和非洲加纳。4月下旬又适逢复活节假期,南非、以色列、瑞典、英国、加拿大和澳洲分别表示暂停签证,但假期过后会否收紧签证,仍有待观察。 而在内地的生产厂商也已经感受到SARS危机。4月25日,台湾MIC的官方发言人称,疫情的爆发将明显影响到那些在大陆运营的公司,尤其是台湾的大OEM们。该组织还说,如果SARS继续扩散,那么原来很多订单将会由欧洲和美国所取代。疫情的爆发将给IT业“极大的打击”,尤其对于那些原本想依赖靠像Computex这样的展会展示其新产品的公司。而尽管计算机展会Computex仍将于原定的六月初举行,但据台湾媒体报道,由于SARS横行,已经有许多的跨国公司取消了参加计划。 但该中心也称,尽管SARS在中国的流行严重,但“由于中国政府的强大防治工作,大规模的工厂关停应该不会出现”。4月下旬,纽约新泽西港务局驻中国首席代表牟兰一回中国就致电本报,称美国进口商近纷纷停掉了一些中国商品的订单。“美国方面暂停采购的主要是生鲜类食品,可能近中国的贸易数据还显示不出这一举措的影响,但我认为到五、六月份,中国的出口额会突然下滑。” “下季度新增50亿美元逆差” 在SARS大肆爆发之前,季度出现了久违已9年的贸易逆差,根据商务部的统计,季度的贸易逆差总计达到10.3亿美元。而据上海海关工作人员透露,4月份贸易逆差依旧,但看不出与SARS有任何关联,“可能SARS对逆差的影响要到五、六月份才能显示出来”。 官方机构也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经处副处长高辉清博士日前已启动一项“SARS对中国外贸影响”的课题。高辉清表示,目前有一种看法是,在夏季高温到来之后,SARS将会得到有效控制:“假设目前的SARS危机延续到七月,中国在这三个月期间的逆差将会是50亿美元。” 但高辉清同时表示,这一统计非常粗糙,因为“外贸随机性大,很难得到量化的指标,比如虽然有些国家报道反映不买中国货,但很难量化”,而高的数据只是根据近一些外贸交易会成交额下降60%得出。高辉清的逆差统计亦考虑到出口下降导致进口下降的对冲效应,“实际上,纯出口额的损失大约在100亿美元左右”。 高辉清亦对外商投资受SARS影响做出预测。他认为,会有三分之二外资项目被推迟,五、六、七三月将使我国外资流入减少60亿~70亿美元,略高于外贸逆差。“如果SARS现状维持到7月中旬,逆差会使全年GDP下降0.2%,外资放缓将使全年GDP下降0.3%,外经贸这部分在近三个月可能要影响全年GDP的0.5%。”高辉清说。 宏观经济政策待变? 外贸吃紧的同时,通缩减缓的势头又可能遭受SARS扼制。“因为SARS主要打击服务业,而服务业价格的上涨是我国今年以来物价由负增长转正的头号功臣,一旦这个动力没有了,有可能二季度物价要回落”,高辉清不无担忧地说。 此外,复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军认为,SARS危机平息之后,“就算是为了GDP的增长,国家也应该会增加对低收入者的医疗补贴,对医疗单位进行补偿”。高辉清还认为,遭受SARS损失的行业可能会在企业税收方面获得补偿。两位专家一致表示,在国家财政支出增加的情况下,赤字增加的情况将很难避免。届时,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将有所调整。 高辉清认为可能出现的调整将包括,国家税收会抓得更紧、央行可能会减少发债、托市政策也会出台,而国家货币政策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肯定会做微调,在结构和手段方面会出现一些变化,比如,利率市场化,对民营资本的鼓励,对消费信贷的鼓励。 (21世纪经济报道)

长沙哪家专科医院治性病
山东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哪家专治牛皮癣
西宁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