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我是旅行家

发布时间:2019-06-24 17:02:03 编辑:笔名

布莱顿的某个海滩上。(.有.)?(.意.)?(.思.)?(.书.)?(.院.)天空中的阳光浓烈的好像是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将下方碧蓝色的海洋照的尤为通透,就好像是一块完美无瑕纯度极高的蓝水晶。躺在沙滩椅上,不用刻意翻身就能够到沙滩上的鹅卵石。鹅卵石抓在有一种轻微的灼热感,这种感觉清晰的提醒我一件事——这他娘的不是梦!鹅卵石是布莱顿海滩的特色,其他地方的海滩大都是沙滩,而在布莱顿,则是密布鹅卵石的海滩。走在上面,喜欢这感觉的比如我觉得好像在做脚底按摩,不喜欢这感觉的比如弗劳尔,就好像是在走指压板。不远处,弗劳龇牙咧嘴的尔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过来,走到露丝身旁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瓶饮料递了过去,媚笑道:“亲爱的,你的果汁。”露丝嗯了一声,把墨镜往下一拉看了一眼弗劳尔之后接过了果汁,另一只手递了一瓶防晒油过去,“帮我涂防晒油。”弗劳尔嘿嘿一笑,谄媚的样子就好像是慈溪太后旁边的李莲英,“没问题。”我清咳一声,“小弗子,朕的啤酒呢?”弗劳尔忙着把防晒油倒在手心好给露丝服务,头也不回道:“袋子里自己拿。”看着弗劳尔的狗腿样我无奈的只能坐起身,走到弗劳尔身旁一边在袋子里翻找着啤酒一边没好气道:“擦你这哪里是个仆人的样子。”弗劳尔停下了动作,扭头看着我,眼神泛着杀气,“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丫的给我下套我能沦落到这地步?现在我应该躺在沙滩椅上享受假日,而不是步行两公里去便利店给你买什么狗-日的冰啤酒!你知道这鹅卵石踩起来有多痛吗!”我嘿嘿一笑,“就当是做足底按摩了呗。再说了我不是劝你好多次,你一定要赌我也没办法。”在决赛之前我跟弗劳尔立了一个赌约,内容很简单,如果我能在决赛再破个人成绩那他就在布莱顿期间给我当仆人,反之,我给他当仆人。的结果,显然是我赢了。弗劳尔小声嘟囔,“谁知道你这个怪物居然在决赛游出了五十二秒的成绩。”“别这样,开心点。假期才刚刚开始呢。”我笑着拍拍弗劳尔的肩膀,朝着不远处正抱着柯柯和大虎二虎玩的不亦乐乎的罗兹走去。走到罗兹身旁,小家伙笑着抬头跟我打了个招呼,“李察!”我拍了拍罗兹的脑袋,“在玩什么呢?”罗兹叹了口气小脸顿时有些沮丧,“没什么好玩的,本来我想搭城堡的。但是这里的沙滩这里没有沙子”“这样吗?”我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腻在了一起的弗劳尔和露丝,笑着拍拍罗兹的脑袋,“那带你去嘉年华怎么样?”罗兹眼睛一亮,“可以吗?”我笑着牵起罗兹的手朝着嘉年华的方向走去,“有什么不行的,走吧。”嘉年华就位于海滩的另一边,说是嘉年华,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游乐场加上一个沙滩排球场和篮球场的组成而已。能玩的东西很少,秋千,旋转木马这些,一个称得上是大型设施的应该就算是立在海边的那个小型摩天轮。把罗兹送上旋转木马后我站在旋转木马旁一边等一边看向不远处的沙滩排球场,排球场里十几个青年分成男女两队正在打沙滩排球。男的不用说一律泳裤和沙滩裤,重点是女的,青春洋溢的姑娘们穿的全部都是比基尼,各种各样的比基尼!想象一下,阳光灿烂的海滩上,十几个穿着比基尼,平均身材在B的白人美女在竭尽全力打沙滩排球,姣好的身材就这么展现在阳光下,比赛场地中无数的球影晃动。这世上还有第二件事情比这个赏心悦目吗?就这么在海滩上度过了一个下午,在海滩边上的一个小餐馆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之后。我们决定去布莱顿的市区逛一逛。这个位于英国南部的海滨城市距离伦敦市区并不远,只有1小时路程。和英国城市大都趋向于将大教堂作为城市的中心不同,布莱顿却恰恰相反。这座海滨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是英皇阁。1815年,里根特王子为了方便自己喝情妇约会,特地在布莱顿建造了这英皇阁。并且决定选择布莱顿作为其度假地,在这之后,其他人纷纷向往,结果在当地留下了很多乔治风格的建筑,并背上了过于奢靡的名声。走在布莱顿的大街上,可以感受到这座小小的城市里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一方面,这是随处可见十九世纪留下来的乔治风格的建筑,街边的古董店甚至还在出售银器和珠宝。但另一方面,布莱顿还是英国的第二大高科技企业集中地。这里高校林立,布莱顿大学更是英国的大学之一。走到商业街上,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布莱顿说小很小,从海边走到市中心只要十分钟,但是说大也很大。一个商业街分成了南北巷区,好像一个迷你的小镇。布莱顿的小巷值得慢慢逛。东看看,西瞅瞅,不买东西也无所谓。它们很有魅力。皇家穹顶宫以北的北巷区是以服装,工艺品为主,有点点嬉皮。穹顶宫以南直到海滩是南巷区,有很多餐厅咖啡馆。走到一半的时候,罗兹突然拉了拉我的袖子,小声问道:“李察,他们在干什么。”我看向罗兹指给我的方向,是一对正抱在一起打啵的男人。“额……”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除了海滨城市之外,布莱顿这座城市脑袋上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GayCity”,同-性恋之城。由于其平和的民风,使得其成为了欧洲及至世界有名的男同性恋者的天堂。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看到一对,而且被罗兹注意到了。我下意识看向弗劳尔求助。弗劳尔一样一脸懵逼,露丝则是笑着抱起了罗兹,“他们啊,在互相表达对对方的爱而已。就像你看见爷爷会亲奶奶,爸爸会亲妈妈一样。”“可是,他们都是男的啊。”“男的怎么了?这就好像你喜欢冰淇淋,但是奶奶喜欢小松饼一样。大家都是上帝的孩子,都是平等的,都有选择自己喜爱的东西的权利,明白吗?罗兹?”罗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则是看着露丝,好像看见了布莱顿这座城市的精神的缩影。

海南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钦州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湛江专治癫痫的医院

上一篇:综穿百味人生

下一篇:仙医游都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