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土豆网CEO王微15分钟搞定土豆首笔融资

发布时间:2019-09-14 13:24:29 编辑:笔名

土豆创始人兼总裁 王微

三年融得8500万美元,走特立独行视频之路

采访王微时他才从尼泊尔登山回来不久,白衬衣牛仔裤搭配双肩包,看上去轻松自在。“其实我真的很忙!”王微这样面对的调侃,“难不成非要西装领带愁容满面成天盯着电脑睡不好觉才叫创业者?”

据王微自己回忆,在求学和从业过程中他其实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心态,不管其身份是大学生、休斯卫星公司亚洲业务主管、贝塔斯曼中国执行总裁或者是土豆创始人。现在,王微创办的视频站“土豆”已经是人气的视频分享站之一,在经过了两三年的争夺之后,能从容开始广告营销的视频站也不过就一两家。更令人羡慕的是,他还拿到了该行业内多的融资——令人瞠目结舌的8500万美元。这一系列看似顺风顺水的创业成就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

国外读书

从差生到优等生

“我高考实在不行,离分数线差得远。”

出生在福州一个医生家庭的王微,其从业路径跟精明的“闽商”可一点也不沾边。

“我高中毕业就出国读大学,”王微说,但原因却不是成绩太好或者家里资金雄厚执意送他出国,“我高考实在不行,离分数线差得远。”好在当时福建的另一种流行风气给了王微新的选择,“那时福建挺流行将孩子送出国读大学见世面,所以父母省吃俭用,还是支付了我的学费”。

现在回想起来,王微对自己曾经是个“差生”的过去一点都不避讳,因为到了美国史泰顿岛学院之后他马上成为优等生,次次排名靠前,“可能更习惯那里的教学方法”,而在美国多年的求学经历也让王微受到更多美国文化的影响,他说话直接、勇于尝试,也敢提要求。

不过,和众多拿着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不同,王微在大学期间的生活要艰苦得多,“用着家里的钱,我也很节省,到处打工。洗过盘子,也做过餐馆服务生,送过外卖”。时至今日,王微还对这段日子记忆犹新,以至于在国内碰到哪个餐馆恰好可以给小费时,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出手”,“餐馆服务生太不容易啦”。

全职金领

超常规完成学业

“当公司同事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他们都惊呆了。”

擅长“兼顾”就像是王微的一项特质,他边打工边高质量地完成了本科学业,而他完成研究生学业的过程更是超乎想象。

1996年,王微加入美国休斯卫星公司,但却发现自己技术功底不够,于是他决定继续读硕士。“估计当时公司也没太仔细研究我的读书申请,因为我需要全职工作,并且还要拿下硕士学位”,王微回忆说,“当公司同事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他们都惊呆了”。

王微开始了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习,同时也进入了他人生当中艰辛的一段生活,他需要全职工作,每个月要从华盛顿飞一次北京,全职工作的同时还要读书,但是王微不可思议地只花了一年零三个月就顺利地拿到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学位。

1999年,王微被美国总部派回到休斯卫星公司在北京的分公司,负责亚太市场的新产品推出,那一年,他26岁,已经是一个标准的金领。

王微从此过了很长一段金领的生活,在互联泡沫时期,他去法国枫丹白露欧洲商学院攻读MBA,后来,他又应邀加入贝塔斯曼。“后来想想为什么要创业,可能跟这一连串的经历有关”,王微回忆说,“如果你做职业经理人,多也就做到负责中国大区的业务,我想,如果要更有意思一些,那么就只有创业了”。

绝不是头脑发热

“那么多的人加入圈子,这当然也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要成就一家络视频公司,特别是要做一家视频分享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即使不去计算建立站、组织内容、营销推广和日常维护等等基本服务的成本,只要有内容在上播放,带宽成本就摆在那里,播得越多看的人越多,这成本就越高,对资金的拥有量成为视频站能否撑到的重要因素。

“你别以为我没想过这些,”王微形容自己进入视频行业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我算得挺多,每个月要花多少钱,广告收入要多久后才能起来,在此之前我必须撑多久,”这些内容在王微决定要创办土豆的时候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2004年年底,视频播客(视频分享)的概念在国外产生,“但你说不好是谁借鉴谁,在互联泡沫之后,很多人潜下心来创造着新应用,视听内容的上分享是其中的一种”。当王微的“土豆”创办之时,国内已经出现竞争者,“那么多的人加入圈子,这当然也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所有的视频从业者其实都基于这样的一种期望:视频是15至30岁人群所需要的媒体形态,它的广告价值相对互联上文字内容附加的广告价值,应当是后者的几十倍,而初几百万几千万人民币的市场也会扩张至几个亿乃至数十亿。

当然,这一切需要时间来证明,而得到证明之前,所有的创业者都需要足够的资金用来做前期的消耗。

三年融到8500万美元

融资奇迹

“投资人要团结、整齐的团队,而且绝不能乱花钱。”

土豆得到的笔融资是50万美元,但只用了15分钟。

2005年,创办之初的土豆只有几个员工,启动资金是王微自己掏的100万人民币,吸引风险投资成了很自然的选择。

2005年8月,投资机构IDG的两位合伙人来土豆参加会议,“先是一起开会,听听我们的想法,谈谈对公司和市场的认识,”后来,有位投资人用去上洗手间的时间想了想,回来之后就立刻拍板定案,“前后也就十几分钟

,当然他们也是看我的团队可靠,另外,视频当时已经是得到投资界认可的概念”。

此后,土豆不断为自己撑过初创期吸引了2800万美元的资金,2008年4月,融资再增加了创纪录的5700万美元,除了几个初投资人继续深度绑定之外,此轮融资有两个新投资机构加入,他们分别是来自新加坡和美国的家族投资和风险投资机构,如此巨额的资金令业界震惊。

“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有人愿意给土豆这么多的钱?”王微认为这些原因从道理上讲都很简单,“如果把对新兴行业的投资看成是一场赛车,现在来看,投资人对赛道的方向已经认可,剩下就是对赛车手的选择”。到2008年年中的时候,早期诞生的二三百家视频站已经渐渐消失,可供选择的赛车手已经没剩下几个,当然,王微的团队也终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被选中的目标,“投资人真正是阅人无数,他们要团结、整齐的团队,而且绝不能乱花钱”。

不能没有性格

“我希望土豆是一种符号,就好像你看到红色的波浪形状也许会想起可口可乐。”

创始人的性格对公司品牌的属性有多少影响力呢?也许王微本人的性格不直接反映在他的产品之上,但毫无疑问,他已经将自己自由自在与众不同的作风或多或少传染给了他的站。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CEO,王微每天有大量的工作邮件需要处理,也需要不停做出决策,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爱好——登山,在他看来,爱好和工作本就是融为一体的,没有人规定一定要把休息和工作分开,他常常在登山帐篷里写公司邮件,也会在酒店里随时发号施令, 而他的员工多半也没有打卡上下班的要求,“关键是工作一定做完”。

[Page: ]

而土豆的怪异特点在业内也算是很有名气,站名字叫“土豆”,视频节目单偏要叫“豆单”,高清频道偏要叫“黑豆”,当被问及,这些怪异的名字会不会难以被用户记住,王微却谈起了品牌归属感的问题。“我希望土豆是一种符号,就好像你看到红色的波浪形状也许会想起可口可乐,土豆有他自己的用户属性,太直观会没有性格,我不喜欢没性格的品牌”。

“版权问题是商业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

用商业博弈解决版权诉讼

王微一再强调着所谓版权问题是个商业问题,他其实更想说这不是个道德问题,后一方面的质疑已经让他有点愤怒和无奈,“媒体总是说什么版权问题是视频站发展的天生阻碍,甚至还有人说这是我们的原罪。”

在过去的两年当中,版权纠纷在络视频行业频频出现,以分享“内容”为主页的视频站,被各版权方要求道歉、付费和赔偿,一时间版权官司满天飞,包括土豆在内的大型视频站首当其冲。在王微看来,“版权问题是各个利益方的博弈,要逐渐找到共赢的办法,这是个商业问题,如果你一定要从从业者道德的角度拷问它,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了”。

视频站诉讼潮

今年1月由激动掀起的起诉浪潮是视频行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当时,激动联合北京保利博纳、北京橙天娱乐、北京吉安永嘉、上影英皇、上海银润等80多家版权方组建“反盗版联盟”,发起年度“清算”行动。麻烦的时候,在上海法院上,可以看到14起针对土豆的版权诉讼,它们集中在18天里发生,一半的原告都是激动,后者称,土豆上有激动获得版权的视频内容。

王微还记得那时要跟全国几十家媒体开会议回应质疑,每天不厌其烦地解释,“其实我只是想讲清楚我们目前面临的法律环境,以及我们为了保护版权已经做了什么,可是发现大家把版权问题看得无比严重,甚至有人认为视频站在这其中没尽到版权审查的义务,并认为这是一种道德缺失”。

进入2008年下半年之后,随着视频应用的普及,络视频市场风生水起并引起广告主注意,而各类版权制作公司也把目标投向了络,那些以友名字上传的侵权视频,被版权方看成是站有意为之或故意纵容,这也成为视频站被诉侵权的主要原因。截至今日,土豆已经熬过了当初的那一拨诉讼浪潮,但悬在头顶的版权风险却始终存在,对这个问题,王微的回应和半年前相同,“各项利益的矛盾会长期存在,但真的不用那么紧张”。

避风港原则的背后

在版权官司的面前,视频站并非完全无计可施,被站多次引用的 “避风港”原则就是一把的保护伞。该原则早出现在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当中,我国2006年7月1日实施的《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也首次规定了避风港制度,根据该条例内容,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下撤了侵权内容就不承担赔偿,在“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侵权的情况下,则应当承担共同侵权。

但王微并不认为视频站应该时时扛着保护伞回答问题,他对“避风港”原则研究了很久,看的却不是法律本身,“我研究看它当初是怎么确立的,在那些判例中间,你可以看到法律在知识产权和产业发展当中所做的平衡”。实际上,随着“避风港”原则的确立,美国的信息产业迎来了内容急速丰富的大发展时期,该法律一直在保护知识产权和支持新兴产业当中做着选择,“我相信我国的法律也在寻找这一平衡”。

这样的想法在视频从业者当中显得很乐观,但也很实际,因为一旦看清了产业发展过程的虚实,剩下的就只是踏踏实实的解决问题。

商业博弈:解决之道

王微拒绝回答“是否只要跟版权方合作就能解决矛盾”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既然把版权问题定性为一个商业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那么事情本身则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 “所有的商业问题都是不断的博弈,靠一次次的谈判来解决,合作的可能性也多种多样,”虽然时间会比较漫长。

实际上,土豆已经有所行动,在遭遇密集起诉后,土豆决定在今年9月份推出新的删除系统,让版权拥有者可以对民上传的、涉嫌侵犯自身版权的视频进行标记,然后告知视频站进行删除,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为视频站的自我保护搭起了初步的架子。

在2009年2月13日,土豆正式启动广告分成系统,版权方可以获得30%的广告分成,期望能解决和版权方在商业利益上频繁出现的纠纷。而在此之前,土豆所推出的“黑豆”频道全部采用正版高清内容,和版权方用“保底加分成”的方式合作,已经表示了利益共享的态度。实际上,这也是视频站大多乐于尝试的方向,“所以说,为什么不能对版权问题乐观一点?”王微反问道。

晨报 张黎明

从商论见

我们现在不能算奔驰,但可以算普桑。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导演,这不是噱头,而是我们的信念。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一直在大公司里爬,高薪拿久了觉得没意义了,所以我愿意赌一把,而且我们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

土豆的目标是让高成本门槛淹没的个人娱乐价值,借助互联体现出来。

广告的好效果只需三个标准:是展现效果,第二是覆盖效果,第三是点击效果。

高筑墙,广积粮。把站做好,吸引好的用户,准备好充分的资金,不断探索盈利模式。

采访手记

工作就是生活

王微很难被归于本报《商界周刊》所采访过的任何一类人物,当然,他会有创业者的一些共同特质,比如勤奋、坚持、执著等等,但你很难在他身上找到某种特定的、可以复制的成功轨迹,他的创业道路似乎是只属于聪明人的个性化的路径。

即使我们不提他在美国拿到的高学历和高奖学金的历史,也不提他以全职的工作状态拿到研究生学历的历史,甚至忘了他30岁之前就能做到外企中国负责人的历史,单说他现在的工作状态,他会坚持去滑雪、去登山,并且在同一时间坚持处理繁忙的业务沟通和商业纠纷。

“其实是心态问题,”王微说,“创业者是辛苦,可为什么你就认为创业期就不能去从事个人爱好,放松一下会让你更好地工作,”“可是公司的那么多事情你能放得下?”“为什么要放下,同时做不就行了”。

王微举出很多例子证明他的工作状态是可行的,比如在高山帐篷里坚持写工作邮件,“可是上不了,我得找个卫星上发邮件,”而当他找到卫星帮助发完邮件,又开始研究该卫星的型号的市场规模,“你知道,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就是生产卫星的嘛”。

在兴趣和热情面前,也许一切的劳累都不再是问题,兴趣和个人的聪明才智支持着王微的工作状态,不管在学业中还是在职场上,这两项前提保证了他的成功,是的,一切的顺风顺水其实都有原因。

对于王微来讲,工作就是生活,生活等于工作,任何时候都需要全情投入。王微的成绩单是一份由个性造就的成绩单,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看上去像个八零后。

百度搜索:王微

打开百度搜索,可以看到关于王微的254000篇页。王微,福建人,视频分享站土豆的创始人及CEO。曾就读于福州十一中,中学辍学后,外出留学。在创立土豆之前,王微是德国贝塔斯曼集团总部的企业发展总监兼贝塔斯曼中国执行总裁。在此期间,王微负责贝塔斯曼集团在中国的战略策划以及贝塔斯曼中国的重组工作。王微拥有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枫丹白露,法国)的MBA学位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学位。

桂林妇科医院
苏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丽水治疗白癜风方法
镇江整形美容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专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