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中国式虚拟运营商前途何在

发布时间:2019-07-17 21:13:21 编辑:笔名

  中国式虚拟运营商前途何在

  中新11月14日电 前天,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各自上报了与其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合作商名单后,业内惊奇地发现,双方的名单重合的达9家,这使得虚拟运营商们将不得不在联通和电信中作合作伙伴选择。由于据说,已达成合作的虚拟运营商或有可能不能再与其他运营商合作。这样的话,如果同时报了两家运营商的合作企业,就只能选择其中一家。

  虚拟运营商,是指那些没有基础络而经营电信或者电信的增值业务的厂商。今年初工信部出台《移动通讯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开放民营企业从事虚拟运营商以来,外界曾产生过种种美好的假想,比如,有人寄望有一家企业能够同时与三家运营商合作,组建一家打通3的虚拟运营商。但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幻想,为了保护固有领地,运营商给进入的民企多有掣肘,排他性条款仅是其中之一而已。

  虚拟运营商大热在2013年,主要是由于政府在今年出台政策许可了虚拟运营商的存在,作为电信领域向民资开放开始的意味。但虚拟运营商在中国的从无到有并不一定意味着一个光明的前景。

  从全球来看,各国的虚拟运营商大多数不成功。

  作为电信行业发展不断成熟、细分市场需求逐渐明显之下的产物,虚拟运营商在国外已开展多年,但即便在更电信市场更开放的欧洲和北美等发达地区,虚拟运营商的市场规模占整体市场份额也不过7%-10%,其他市场的规模更小,是3%左右,在亚太地区则只有1%。

  近年来,随着互联的出现,虚拟运营商市场变得更加不乐观。来自Informa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1100家左右的移动虚拟运营商。由于起步不力或后期经营不善,多达24.5%的虚拟运营商终究停业或是被收购;而WirelessIntel-ligence公司的数据显示:2011~2012年,欧洲有84家虚拟运营商企业退出市场,另有44家虚拟运营商企业被传统移动运营商收购。香港12年前开始引进虚拟运营商,把市场价格搅得天翻地覆、降成白菜价后如今都名存实亡。

  海外虚拟运营商为什么气候难成?

  总结下来大概有三点缘由,其一是缺少核心竞争力。大部分虚拟运营商是作为电信运营商的渠道存在,以维珍为例,它算做得比较好的,但依旧是凭仗自己的品牌向特定人群提供移动转售服务,这使它虽然可以赚取一定利润,却始终没法做大,更不要提颠覆运营商。

  其二是生不逢时。虚拟运营商的增多伴随着传统移动通信市场的萎缩。在互联的冲击下,近十年以来

  ,连传统的运营商都日益管道化,裁员、亏损成为常态,目前,话音业务收入的萎缩已全面由固话领域延伸至移动领域,由发达国家市场拓展至发展中国家市场。欧美主要运营商的固定话音收入已连续多年下滑,移动话音收入则正呈现出加速下滑的趋势。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更何况依附其上那些虚拟运营商。

  这1现象就国内而言,也有类似的情况存在。针对此次暴光名单,有业内人士预测,中国式虚拟运营商或将从互联方面寻找新路,互联虽然削弱了传统的电信运营商,但它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将成为获得新的成功的关键。比如,移动转售与OTT业务的结合,和电商的结合,就有可能成为阿里这样企业的机会,而和络游戏的结合,则是审批名单中苏州蜗牛这样企业的机会。

  其三是创新不足。众多虚拟运营商在进入电信业后沉溺于价格战,依赖更低的资费吸引用户,但时间1长,很难支撑下去。

  看完海外的發展,再看中國式虛擬運營商的前路,則別有一番意義。雖然中國的虛擬運營商出現的較晚,但依然具備后發優勢。未來,中國企業完全可以總結國外虛擬運營商的失敗教訓,尋覓出一條更容易成功的捷徑。業內人士都有類似的共識,虛擬運營商要取得成功要在兩個方面做足作業,一是要把業務立足于創新,而不能僅僅是運營商卡、數據卡的二道販子;二是把生不逢時變為生逢其時,充分看到未來通訊行業發展的空間重點就在互聯,移動互聯已成大勢。未來的虛擬運營商誰能真正捉住互聯,或將成為的贏家。

2018年青岛天使轮企业
2018年青岛体育种子轮企业
2018年青岛体育战略投资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