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柳娆

发布时间:2019-06-21 17:49:04 编辑:笔名

润东五十七年,天色渐渐的晴朗了不少,因为昨日下了整整一日的雨,所以空气中微微带着一丝湿润,一个小娃摇摇晃晃的走在前头。然后傻傻的笑了笑,似乎走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大叫,“娘亲。”墨雨抬手,拎起坐在地上的小娃,点了点小娃的鼻子,“青青,你能不能老实一些,娘亲还在睡觉呢。”小娃顿时张大嘴巴呵呵的傻笑,两只小手抓住墨雨的食指,然后往嘴里放。瞧着这小娃,墨雨笑了笑,然后抱起小娃,朝着屋里走去。刚刚到屋中,正好遇上了散步回来的柳娆和萧弦。瞧着两人,墨雨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娘亲。”柳娆含着笑意的点点头,“兮兮还在睡觉。”墨雨点了点头,“这些日子青青每日都缠着兮兮,兮兮睡得有些不踏实,所以我把青青带出去走了走。娘,你们这般早是出去散步。”瞧着那个小娃张大嘴巴傻傻的笑着,柳娆抱着小娃,“这人老了,睡觉也不踏实,所以我们出去走了走,把青青给我吧,你去照顾兮兮吧。”墨雨点了点,看着柳娆抱着青青走远了,笑了笑,然后才进了房间中。睁开了双眼,瞧了瞧四周,然后坐起,瞧着墨雨坐在椅上看着书。“老板,青青呢,为何我没有瞧见。”兮兮含着笑意的问着。墨雨笑了笑,倒了一杯清茶给兮兮,“娘抱走了,知道了太累了。”这些日子的确有些累,没有都要处理坊音阁许多的事,这不时还有人找自己看病,这青青每日都缠着自己要抱,顿时有些无奈了。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笑眯眯的说着。“老板,为何你今日没忙。”墨雨笑了笑,淡淡的说着,“爹说让我们好好的休息一日。他帮我们处理,放心吧,有爹娘在,不会有什么事的。”兮兮听着,叹了一口气。然后微微有些无奈的说着,“若不是爹娘帮我们分担着,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把那些事情给压死。”墨雨微微有些无奈了,轻轻的拍了拍兮兮的脑袋,“换件衣裳我们出去溜达溜达。”连忙的点点头,眉毛微微的弯起,然后连忙的点点头,“老板,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娆儿。你让他们出去溜达,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萧弦抬起脑袋瞧了瞧柳娆,微微有些无奈的说着。逗了逗怀中的小娃,然后淡淡的说着,“我这不是心疼他们两,你瞧瞧这些日子兮兮都瘦了,你是她爹,不是应该帮帮忙的。”萧弦摇了摇头,“看着这么多就头疼。”柳娆把怀中的孩子递给萧弦。“那你带孩子,我来看看。”对于这件事,萧弦笑了笑,抱着孩子。瞧着柳娆看着手中的书信。“娆儿,前些日子听说四大家族被雨儿给搅了一趟,是不是因为那肖柔。”萧弦淡淡的问着。柳娆抬头瞧了瞧,然后点点头,“怎么了。”萧弦把孩子放在地上,然后淡淡的说着。“娆儿,四大家族恐怕不会这般容易的放过他们的。”“我们何时要怕他们呢,把南玉找来,让他们找几个高手,夜袭四大家族,算是给他们的警告了。”柳娆专心的说着。这个娆儿,还是这般的不给情面,“只要有娆儿在,恐怕四大家族是不敢造次的。”柳娆当然的点点头,“那是当然。”三月,凉风袭袭,抬头望着天空,可以瞧见几只风筝在天空之中,兮兮连忙的扯了扯墨雨的袖子,“老板,我们去放风筝吧。”“就你这性子喜欢玩闹,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风筝。”墨雨含着一丝宠溺的说着。绿草地,三月的早晨微微有些湿润,绿草之上沾染了一滴露珠,然后慢慢的滑下。墨雨买了一个蝴蝶风筝,递给兮兮,含着笑意的说着,“这个风筝觉得怎么样。”“不错,就这个了。”兮兮拿起风筝,然后跑着。明媚的笑意,墨雨莞尔一笑,站在一旁,看着那风筝越飞越高。这世间,爱情有很多种,有细水流长,有你情我浓,也有一见钟情。但更多的确是,我看你顺眼便是了。看着自己养大的女子,墨雨微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黄昏在即,天空被一抹橙色的光芒给笼罩着,草地之上,一对男女相依坐在,看着远处的晨曦。春季的夜晚微微的有些冷意,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小雨,两人在雨中行走着。“兮兮,这外头已经下雨了,我们应该回去了。”墨雨望了望前方无尽的黑暗,然后淡淡的说着。“今日不是一个好天气吗,为何还会下雨。”兮兮微微有些轻叹的说着。墨雨含着笑意的点点头,“别抱怨了,我们应该回去了。”这场小雨整整的下了三日,屋中,兮兮捻了捻香料,然后看着床上的孩子已经安慰入眠,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墨雨理了理身上的衣裳,然后坐在桌前,看着手中的书。“兮兮,过些日子我们回一趟墨家怎么样。”墨雨含着一丝笑意的说着。外头的小雨轻轻拍打在房檐上,兮兮含着笑意的点点头,“恩。”曾经的海誓山盟,现在已经变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了,活着,似乎就这般的简单。娘亲和爹爹之间也终于修成了正果,他们经历了那般多,兮兮打心里是祝福他们两人的。曾经,兮兮一度的以为,爱一个人是永远不会那般顺风顺水的,就如同爹娘一般。以前娘亲尝尝告诉自己,她和爹爹是多么的不容易,明明那般的深爱,可是偏偏的要相互折磨,自己要和墨雨好好的。十月。虽然已经到了冬季,不过墨城依旧被满山的绿树给包围了。这次到墨城,柳娆和萧弦也跟着一起。因为两人从未到过墨城,所以想来凑凑热闹。所以这一路。欢笑声不断。“爹娘,这里就是磨成了。”墨雨连忙的介绍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墨城,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柳娆点点头,“我们和你们爹爹到处走走。”墨城。这座不太大的城池。柳娆含着笑意的瞧着远处,嘴角微微的勾起,“王爷,你觉得这墨城怎么样。”墨城怎么样,萧弦笑了笑,紧紧的握住女子的手,淡淡的说着,“只要有娆儿在的地方,所有东西都是的。”没有想到萧弦说起甜言蜜语也不含糊,柳娆笑了笑。嗔了萧弦一眼,“我们都这般大的年纪了,还和我说情话。”“娆儿,你老了怎么样,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美的。记得刚成亲那会,你每日都不肯消停,喜欢的就是以大欺小,和一群小孩请糖葫芦。我以为你永远都长不大,结果。你还是长大了。”萧弦含着一丝笑意的说着。柳娆听着,笑了笑,“以前我常常想要当女侠,行走江湖。一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谈及过往,两人不觉得痛了,更多的是心中洋溢着慢慢的幸福,经历了那般多,两人终于在一起了,这大多都是幸福的。“娆儿。以前我不懂爱,伤害了你。以前母妃常常给我说起,她是爱父皇的。对于母妃这句话是真是假,我猜不到。但是娘亲常常的告诉我,一定不要喜欢上他人,因为喜欢这东西一直是痛苦的。可是当我喜欢上你了,我才发现心里竟然是甜甜的,暖暖的,次发现娘亲也有骗人的时候。我实在蜜罐子中长得的,次瞧见眼中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我不能够理解,小孩不是应该每日笑盈盈的,为何你却含着一丝哀愁。长得以后,在此瞧见你。你很会隐藏,隐藏的很好,而我一点也没有发现。娆儿,我们两已经老了,再也闹不动了,以后我牵着你的手,出去散步怎么样。”萧弦眼中含着一丝淡淡的肯定的说着,眼中含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柳娆吸了吸鼻子,然后笑了笑,“王爷,我们老了,依旧能够在一起的。”这是一句简单的承诺,经历了那般多了,以后怕是怎么样也不可能松手了。墨城的天气,阳光明媚,不过在冬季,天色依旧暖暖的,青青蹒跚着步子慢慢的朝着前方走去。兮兮连忙的跟在身后看着。“青青,等等娘亲,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兮兮含着一丝浅浅笑意的说着。青青停住了脚步,转头瞧着兮兮,然后高兴的拍手,“娘亲,抱抱。”青青的这句话,顿时让兮兮的心里软软的,连忙的抱起地上的孩子。“兮兮,过来,吃些东西了。”墨雨含着浅浅笑意的说着。兮兮扬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然后点了点头,“老板,娘亲他们回来了没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出,墨雨接过孩子,“他们回来了,正和我爹娘聊天呢。”喝了一口鸡汤,嘴里慢慢的都是幸福的味道,这一生,有一个相爱的人,似乎已经足够了。墨雨把青青递给一旁的丫鬟,然后瞧着兮兮。“兮兮,有件事我一直没有明白,为何你不吃糖葫芦了,难道真的长大了。”这件事墨雨一直没有明白,瞧着兮兮眼珠子一转,顿时笑了。兮兮呵呵的笑了笑,然后环住墨雨的脖子,然后认真的说着,“以前老板一直问我,是糖葫芦重要还是老板重要,以前我不能好好的回答你,不过现在我却能够回答你了,在我的世界了,老板比糖葫芦更加的重要。还记得你失明的那些日子吗,我我那是真的有些崩溃了,若是我不那么的贪吃,恐怕老板一定不会出任何的事情,这以前都是因我而起的。我也不是什么大善人,在街上义诊施药,不过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罢了。为的是弥补以前犯下的过错罢了。你是我不能忽视的存在,曾经我上山向佛许了一个愿望,只要老板的眼睛能够好,我愿意一辈子不吃糖葫芦。”对于这话,墨雨没有感动,那是假的,抬手揪了揪兮兮的小脸,然后含着一丝笑意的说着,“兮兮,你这般的可爱,让我怎么舍得不去爱呢。”嘶哑的声音轻轻的回响在兮兮的耳旁,兮兮扬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点点头,“我也爱你。”柳娆停在了门口,扯了扯萧弦的袖子,小声的说着,“王爷,你瞧瞧他们是不是很相爱。”暖暖的阳光拍打在两人的身上,萧弦笑了笑,“我们应该回去了。”柳娆笑了笑,然后慢慢的离开了。不知谁说的,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真正的懂得爱情,柳娆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曾经,自己在绝望中慢慢的看清,然后真正的懂得如何的去爱一个人。爱一个人不是强求,而是爱了便是爱了,没有那般多的为什么。常年活在一个人的世界中,有时候,柳娆觉得自己也是自私的,自私的以为萧弦只能是她一人的,若是他的身边有其他的女子,那她便是心里怀着恶毒的心思。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抵挡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以前,柳娆总喜欢看星星,觉得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如同这星星一般,明亮,确又让人捉摸不清。常常幻想着,未来究竟是什么模样的,在未来的世界有没有那个对于自己重要的人在身边。只要的人在身边,那便是了,兮兮不太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不过她知道不管她说不说,墨雨都会知道的,这些年,他们早已经有了默契了。从小到大,墨雨总能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宠她,爱她,似乎想把世界一切的东西都给她。这就是墨雨,只要她想要,只要他有,他会毫无怨言的给兮兮。次瞧见兮兮的时候,她很聪明,总是能够和自己讨价还价。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兮兮,眼中总是带着一丝闪动的狡黠。曾经,差点真正的失去,不过还好,现在终于找回来了,娆儿,这一次,我死了不会放手了。(未完待续。)

白山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嘉兴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随州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上一篇:琼宫红妆

下一篇:都市之全能民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