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沙漠圣贤 第二十苏拉 冒险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2:26 编辑:笔名

沙漠圣贤 第二十苏拉 冒险

当拉贾特的意识褪去,穆哈迪又找回了自己。

远古半身人的尸体倒在地上,好像没有骨头的玩偶。尸体耳朵里冒出青烟来。而且正在急腐烂,一千条蛆虫从尸体内爬出来,好像腐烂了已有上万年的样子。

在太初术士的意识觉醒和褪去的时候,心灵术士的表情都有微妙的变化。但是由于他始终戴着水晶面具的关系,所以这diǎn细微的变化没人看得出来。那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刚才自己竟然是在和阿塔斯上被称为魔王和大敌的太初术士交谈。

看来,得尽快想个办法摆脱这个太初术士的念渣了,不然自己老被控制,就好象一件工具一样。穆哈迪一边想,一边説:“我们离开这里,从那边的门出去。”他伸手一指。

“嗯?”肌肉老爹感到奇怪,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你怎么突然知道这里的构造了?”

穆哈迪一愣,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好像突然间就明白了不少半身人时代的信息,应该是太初术士直接送到他脑子里,但是这不能跟别人説。“嗯,也是从那个半身人脑子里读到的。”

“居然能做到烧脑的程度!”拉伊娜则是因为另外的事而十分吃惊,“据説就是大心灵术士,也未必能仅仅读心就能烧脑。这种操纵精神的能力……”

穆哈迪不想纠缠这个问题,含糊的应付过去了。接下来他带着两人快在九曲十八弯的飞船内部穿行。説来奇怪,明明是从没见过的奇怪设备和通道,心灵术士现在看一眼就好像熟悉了上百年一样。

在陌生的路线上越走越远,心灵术士心底的自信却越来越充足,一路上的怪物似乎也察觉到了穆哈迪身上的变化。现在那些怪物好像因为恐惧而不敢上前攻击,而心灵术士仅仅是呵斥,或者隐藏在面具下的微不足道的一个皱眉,就能让成群的怪物落荒而逃,缩在黑暗的角落瑟瑟抖。

在遗迹的上层,佣兵们被大批突然出现的怪物团团包围,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他们大都称得上经验丰富,胆大无畏。但是这些远古生物的特性和沙漠中的怪物完全不同,而且生命力出奇的顽强。一经交锋,佣兵一方就吃了大亏。

几十只符文猎犬和魔蝠从几个方向和佣兵们对峙着,中间的地面上躺着几具尸体,既有人类的也有怪物的。虽然佣兵们依然坚守不退,但是看起来他们个个神色疲惫,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佣兵们开始感到绝望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大批大批的怪物好像得到什么讯号一样,同时选择了撤退,甚至很有些狼狈的样子。接下来,他们吃惊的看到心灵术士带着另外两人从通道里现身了。以三人为中心,似乎存在一条看不见的圆,任何怪物都不敢侵入。

肌肉老爹快步走到佣兵们中间去,一边查看情况,一边指挥手下们收敛伤者,提高警惕。佣兵们一边收捡自己人的尸体,一边还在怪物尸体上补上几刀泄愤。拉伊娜这时候凑过来説,“你确定一会儿要出到外面去?”

“我确定那里可以找到合适的怪物,我感觉的到。我也确定飞船的核心获得足够的养分后会启动。”心灵术士顿了一下,肯定的説。“既然我们要离开星界,那我们就一定要出去。”

穆尔人一会儿就安抚住了他的那些手下,他走回来脸色阴沉的对心灵术士説。“有三个人被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怪物咬死了,还有一个受了伤。我查看过了,伤口有中毒的迹象,怕是活不了多久。”

“我要是早diǎn回来,就能早diǎn把这些怪物都吓跑了。”穆尔人认为是自己把怪物都吓跑了,有些自责。“我们快diǎn想法离开这里,这鬼地方我不想多待。”

“相信我,用不了多久的。”穆哈迪説,“叫上六个你的武士,我们先到这遗迹外面去。”

当遗迹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前,穆哈迪突然有些担心贸然开门会不会因为气压突变导致遗迹内的空气大量逸散。但是随即他就释然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星界中其实不需要呼吸,这些远古气密仓应该是为了更恶劣的环境准备的。半身人文明达的时候,曾经去过的位面可不少。

笨重的舱门被推开后,星界那苍茫壮阔的景象就一览无余了。

没有阿塔斯那一成不变的沙丘和暗红色的太阳,也没有了张牙舞爪的螳螂人。星界的天空好像一块黑色的天鹅绒幕布,无数或璀璨或黯淡的繁星diǎn缀在这幕布上,壮丽无比。近处的一些星体看得出更多细节,有的带有光环,有的呈现出迷幻般的蔚蓝色,还有很多xiǎo一diǎn的星体,看起来就像不规则的碎石。

远古半身人的飞船看起来停靠在一颗xiǎo星体上,説停靠其实并不准确,它看上去更像是在传送的时候直接坠毁在这里。这座星体并不大,似乎也就几帕勒桑见方的样子,到处都是嶙峋的怪岩,不少地方的地面崩裂开来,炙热的蒸汽从地陷处喷射出来,直入星空。

这颗星体,穆哈迪越打量就越觉得像个巨大的人形。飞船坠毁的位置接近巨人的腰部,前方是巨大的突起,像人的躯干和头颅。

心灵术士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找到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知识,正好解答了自己的疑惑。这些知识明显是太初术士留下来的,每一次拉贾特的意识苏醒过来,穆哈迪自己都会变强不少。但这种变化心灵术士还是希望越少越好。

原来星界也是被称为诸神墓场的空间,在各个世界死去的诸神,他们的尸体会神秘的飘到这里来,形成或大或xiǎo的巨型岩石尸体。这些尸体有的还保留着人形,但也有一些已经在漫长的时间里被风化侵蚀,变的不可辨认。一般来説,靠近神尸是极其危险的行为,因为这些尸体可能还带有主人曾经的残留意识片段。死去神祇强大的思维可能直接形成肉眼可见的思想漩涡,被卷入其中的人会永远困在噩梦一样的幻觉中。在那些噩梦中的人往往会体验到死去的神陨落的那一刻,那种经历是凡物承受不了的。

但是也不是所有生命都对这些神尸敬而远之,有些星界的原住民种族甚至会有意寻找这些危险的巨石。因为这些尸体中往往藏有大量珍贵的矿藏,包括精金和秘银等罕见金属,是无价的宝库。

穆哈迪感觉到,有一群智慧生命正盘踞在脚下这颗星体头部的位置,那里就是他要去的目的地了。“看到了吗?”心灵术士指diǎn,“那边有足够强大的星界原住民,我们可以在那里找到合适的尸体。”

“不会强大到我们对付不了吧?”由于考虑到拉伊娜读过很多巫王的藏书,也许能派上用场,所以穆哈迪带上她一起来到了外面。

“肌肉老爹没有什么对付不了的。”穆尔人出声回答她,他带着的两个武士也和他一样是肌肉达的猛男,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为了早diǎn回到阿塔斯,就算是巫王我也敢斗一斗。肌肉老爹是尤里克城的角斗士,而里卡斯是提尔的角斗士。里卡斯曾经参加革命,对抗巫王,这让不甘人下的肌肉老爹很是羡慕,总説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对付一个巫王。

置身星界之中,和主物质位面的一个区别是思想的度会变快,除此以外还有其他一些几乎难以察觉的身体变化。这也是为什么拉伊娜在遗迹内部就一下子判断出他们已经远离了阿塔斯的缘故。

不过,在星界移动,好像也和在阿塔斯没什么不同。不过有一diǎn穆哈迪一行人都特别在意,就是这座xiǎo星体上,时刻都可能从内部喷出蒸汽来,甚至能把几十人合抱的巨岩dǐng上空中,不再落下。每个人行走的时候都必须xiǎo心翼翼,不让自己成为这种牺牲品,化作星界里的一颗流星。

在路上,拉伊娜向几人提起,星界中没有时间流逝。也就是説只要待在这里,生物就不会衰老,但是他们只要一离开星界,真实的年龄就会追上他们,让他们瞬间老化甚至死亡。因为这个原因,星界颇有一些渴望长生的生命躲藏,它们实力强大,性格怪异。

不过穆哈迪可以肯定这里没有那些恐怖的异类,因为太初术士的思想出现的一刻,他的感官大大增强,却没有察觉到任何这个档次的敌人。

他们从星体腰部的位置出,穿过胸膛构成的平原和脖颈形成的地峡,才来到大约是头部的山峦。

在这里,人工建筑的痕迹出现了。一些布置简陋的营帐分布在四周,一座矿场一样的大型建筑位于中心。十几个人形生物在矿场里钻进钻出,似乎在忙碌什么。

拉伊娜盯着那些人形看了一会,説:“那是吉斯洋基人……”

确实是吉斯洋基人,穆哈迪也看出来了。他们是经常出没在星界中的强盗民族,习惯驾驭着硕大无比的星界巨舰兽,掠夺一切来往的过客。除此以外,他们偶尔也会在星界开矿,用来获得制造武器的原料。

吉斯洋基人据説曾经一度被灵吸怪这一灵能异族奴役,但是早在上万年前就经过反抗获得了自由。由于长期和宿敌灵吸怪作战,他们自己有一定的灵能能力,而且对灵能也有一定的抵抗力。

几个吉斯洋基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正在快赶来。和阿塔斯人相比,他们略微矮xiǎo一些,而且还有些罗圈腿,但是身体十分壮实。他们的脸长得很丑,眼睛不成比例的xiǎo,而且皮肤是一种腻的黄色,嘴上还留着一撇xiǎo胡子。他们身上穿着的盔甲有些地球上远东具足的味道,每个吉斯洋基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略有弧度的银刃锐剑,着寒芒。

穆哈迪跃跃欲试,由于太初术士的影响,他的灵能又一次得到加强了,现在似乎已经可以施展第七层的心灵异能了。

吉斯洋基人冲到了一行人面前,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们。从近距离看,他们手中的银剑好像流淌的水银一样,散出致命的魅力。

吉斯洋基人的语言,穆哈迪这边自然没一个人听的懂。而心灵术士也根本没打算听懂,他等到对方进入到合适攻击的位置,就开始展现灵能。

一道无形的冲击波以心灵术士为原diǎn激,特别强化过的威力一下子让那个没有防备的吉斯洋基人碎成了肉块。其他几个同行的吉斯洋基武士大惊失色,立刻拔出银刃,纵跃着上前攻击。

穆哈迪观察了一下,这些吉斯洋基武士攻击时喜欢跳跃,而且他们手中的银刃真的是锐利无比。两个佣兵手中用上好金属做成的阿塔斯弯刀被银刃一刀斩为两截,而且要不是佣兵躲的快,怕是也要变成两截了。吉斯洋基人的武艺自成体系,往往以不做保留的防守展开暴风般的攻击,打的对手难以还击。

心灵术士抓准时机,趁一个吉斯洋基人忙于对付其他人,意志不集中的当口,用刚刚领悟到的脑叶切除术凌空把对方的脑子从颅骨中拉了出来。对于有灵能抗力的生物,巧妙的影响心智的能力用处都不大,反而是这种**裸的暴力效果更好些。

接下来另一个吉斯洋基人飞身扑上,穆哈迪在千钧一的关头用石化凝视异能把他变成了石头雕像,然后用灵能震荡把他打成了碎片。另外一边,肌肉老爹仗着自己一身怪力,一个人收拾了两个吉斯洋基武士。他在角斗场上搏杀多年,成为赢得自由,论起战斗经验之丰富无人能及。而且他天生的那种好战蛮横的精神和他的刀法已经形成了密不可分的一体,打斗起来即使不美观,但谈得上随心所欲。不管敌人千变万化,他自一刀砍去,以力破巧。

解决了几个拦路的吉斯洋基人后,穆哈迪出声催促:“快diǎn,我们不能让吉斯洋基人的头目逃跑了,只有头目的尸体才有用!”

矿场里的吉斯洋基人更多,除了他们外还有不少其他奇形怪状的种族。看起来吉斯洋基人在摆脱了旧的压迫者灵吸怪一族后,自己也走上了奴隶制的道路,利用自身强大的武力迫使其他异族为他们服务。

穆哈迪的计划是一次斩打击,不去和人数众多的吉斯洋基武士纠缠,直接杀死领走人。为此,他用灵能煽动那些采矿奴隶的情绪,让他们有勇气反抗自己的主人。

这些长的像人形蟾蜍的奴隶矿工受到灵能的干扰,纷纷躁动不安起来,看管他们的吉斯洋基人拔出武器,想要把一场暴动压制在萌芽之中。

但是心灵术士的操纵比他们的武器能影响人心,先是一个矿工对着吉斯洋基武士大吼,接着更多的矿工不老实起来。先是肢体碰撞,然后生了全面的对抗。

“快,”穆哈迪説,“奴隶们拖不了多久,在他们被杀光前,我们要找到吉斯洋基领的密室!”

趁着一片混乱,心灵术士带着几个人冲到了矿场的主建筑里。吉斯洋基人似乎是个全民皆兵的民族,穆哈迪碰到的所有吉斯洋基人都拿着武器,像武士一样战斗,甚至连那些女性的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説,那些女性吉斯洋基人装备更好,作战更英勇。

穆哈迪不知道,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吉斯洋基人原本也是主物质位面的人类,数万年前被灵吸怪舰队抓到星界里当奴隶。在上万年被控制心灵的压迫后,一个强大的吉斯洋基女性——大武士吉斯率先进化出了抵抗灵能控制的能力,带领自己的同胞们开始反抗灵吸怪一族。因此,女性武士在吉斯洋基社会的地位是很高的。

另外,在反抗灵吸怪一族的战斗中。大武士吉斯和另一个叛乱领导人——导师泽西蒙之间产生了不可弥合的分歧。泽西蒙甚至带领一部分人从吉斯洋基人中分裂出去,自称吉斯瑟雷人。泽西蒙是个男性,而吉斯是女性,所以吉斯洋基社会对男性特别防备一些。

幸好吉斯洋基人是从人类进化出来的种族,他们的建筑风格也和人差不多,所以很好找路。大部分这里的吉斯洋基武士则都被矿工们的叛乱吸引过去了,所以建筑里守备的力量也不是很强。

喀嚓一声,穆尔人把又一个拦路的敌人劈成了两半。他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缴获来的那把银刃,赞不绝口,“好漂亮的武器,而且这么好用,老爹笑纳了。”

拉伊娜似乎不建议他这么做,“我听説吉斯洋基人把银刃锐剑当成命根子一样看待,如果有银刃失落在外族手里。整个吉斯洋基民族都会视为奇耻大辱,哪怕费尽千辛万苦也要找回来的。你拿走的这把银剑看上去就不一般,应该是一个有地位的武士的。你拿了它,要当心这些人追杀!”

“追杀到阿塔斯?等着吃沙子吧。”穆尔人哈哈大笑,一diǎn也不放在心上。

穆哈迪也觉得女孩大惊xiǎo怪了,不过一把好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穆尔人开心的收下了银刃,连几个佣兵都拿了几把,阿塔斯上金属匮乏,可不是到处都有这等好武器的。

矿场内部空间很大,当他们进入一个十字路口的地方时。心灵术士突然停下,警惕的打量了一眼周围。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现。”一个粗嘎的声音传来,一个女性吉斯洋基武士带着一打仆从现身了。

他们的身体变化成了背景的颜色,好像变色龙一样,几乎难以察觉。这是心灵武士的灵能能力之一,这説明这十几个敌人每一个都是不弱的心灵武士。

漂亮!看到女吉斯洋基武士领出现,穆哈迪心里不由的出衷心的赞叹。那把她腰间佩戴着的银刃实在是太完美了,任何武士都不可能对它视若无睹。

大多数吉斯洋基银刃,都没有太过繁复的装饰。但是女领的这把明显不同,甚至可以説更像是一件艺术品,而非单纯的武器。她的这把银刃护拳和背金(刀柄上向着虎口的位置)的部位被雕刻成了镂空的繁花纹路的样子,栩栩如生,巧夺天工。护手末端则以水滴形收尾,显得余韵无穷。

这把银刃刀身的特diǎn是大切先,丸栋,弧度xiǎo而血槽较宽。血槽的后侧是丸止而前侧是真剑止(丸止即圆弧形的末端,真剑止就是和切先一样形状的末端),刀肌上像其他银刃一样有水波状的优美纹路,看起来像流淌的水银一样。

刀柄的部位,有三个固定刀茎用的穿钉,装饰成三联樱目贯的样子。

看到吉斯洋基人艺术品一样的武器,穆哈迪不禁觉得阿塔斯上的武器显得相当简陋。不但金属部件要少很多,就算装饰上也没这么多花样,就连贵族用的礼仪弯刀,也不过是在刀鞘一面镶金,另一面就是木头白板,哪有这些银刃华丽。

“你以为我们注意不到你在煽动奴隶们造反么?”女武士领板着黄脸质问,露出嘴里一口参差的黄牙来。“你竟敢夺走银刃锐剑!这是在挑战吉斯洋基人的尊严,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报上名来!”女武士接下腰间的银刃,“我的刀下不斩无名之人!”

穆哈迪听不懂那个女武士在大喊大叫什么,随口回答了一句不知道,就示意佣兵们杀上去。吉斯洋基人见这帮突然杀出来的怪人连话都不多説,上来就打,也恼火极了,恨不得生擒下来,好好折磨。

外面喧闹声一阵高过一阵,吉斯洋基武士正在快刀斩乱麻的收拾起造反的采矿奴隶。要不了多久,那些巨型蟾蜍一样的奴隶就该被杀的心胆俱裂了,想击杀吉斯洋基人领,必须要快。

但是要做到这diǎn谈何容易,这个半身人女领已经六百多岁了,完全是因为只待在星界不去其他位面,才没有因为衰老而死亡,依然保持着身体的状态。岁月给她带来丰富的经验,而她的银刃锐剑可以轻松切开一切武器,一切护甲。不过要是她没有这么强,那么也没资格用来动半身人飞船核心了。

这些吉斯洋基人都是心灵武士,会用灵能辅助战斗,度几乎过了人类的极限。但是阿塔斯人长久生活在极端恶劣的沙漠世界中,自身也生了一些进化,不是普通主物质位面人类的体质可以比拟的,所以打起来平分秋色,各擅胜场。

肌肉老爹加几个佣兵,拖住了大多数吉斯洋基武士。穆哈迪本来还有diǎn担心拉伊娜会不会有问题,但是看了一眼他就放心了。原来女孩虽然刀剑功夫平平,力量也泛泛,但是作为舞者的敏捷可真不是一般的。而且出乎意料的是她似乎还能用些魔法,穆哈迪差diǎn要怀疑她是个隐藏的很好的亵渎者法师了,接下来才现她不是在“施法”,更像是用歌声和舞动在引导魔法力量。

有些部落里就有这样的人——穆哈迪觉得他们该算是术士的一种吧——他们血脉里就有魔法的力量,不需要学习就能以旋律或者动作引导出来。这种人往往被称为吟游诗人,但是极其罕见。拉伊娜是巫王血脉,血统里的力量很强大,会这个倒不稀奇。

但是时间一长,佣兵们体力不支,肯定要糟糕。就算穆尔人有矮人血统,不易疲劳,到时候怕也只有穆哈迪和肌肉老爹能杀出去了。

穆哈迪显现了时间加靴的能力,一瞬间周围的世界完全停止了,打斗中的武士们变成了一群静止的雕像,而他变成了一个还能行动的人。

心灵术士施展水晶集群异能,召唤出众多水晶碎片来。为了防止吉斯洋基人女领逃掉,他又展现了一个相位门异能,在对方背后开了一个隐形的传送门,出口就在水晶的攻击路线上。

时间再次流动,女领现眼前突然多了一片激射而来的水晶,立刻后跃,结果被传送门传送到了正前方,正好撞上水晶碎片。

一枚水晶正好插中了女领的眼睛,后者因为疼痛,行动稍慢了一节。这diǎn破绽也被心灵术士抓住了,一个冲击波异能,打折了女领的一条腿。在远处缠斗的肌肉老爹眼观四面,注意到穆哈迪这边进展顺利,一声怒吼,扔出银刃,然后抓住一个吉斯洋基人当作盾牌,抵御其他人的攻击。

女领迭遭打击,还是吃力的举起手,银刃对银刃,两把传奇的武器相交的一刹那出一道刺耳的尖啸,让战斗中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顿。

但还不是所有人,穆哈迪干脆屏蔽了自己的听觉,完全不受尖啸的影响,快步上前,用自己的弯刀砍下了女领的头。

心灵术士抓住敌人的级,顺手捡起了两把银刃,对自己人中气十足的大喊,“撤退!”

{飘天文学.piaotian.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动力}

威海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治疗的价格
学术活动
清远癫痫病
肇庆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