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舞台剧立足精品还是整体繁荣

发布时间:2019-05-22 09:36:24 编辑:笔名

舞台剧:立足“精品”还是整体繁荣?

近,笔者对北京某两个院团自1978年以来上演的剧目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具体给出的数字是:在80年代,一个剧院在社会上引起反响的话剧演出场次多可达200多场,而到90年代初降为70多场,其后演到50场就算奇迹了。当然近几年商业戏剧的实践告诉我们,一台戏超过30场就可以赢利,而某些成功的商业戏剧的演出场次是相当高的。不过由于院团担负着为主流社会创作话剧精品的重要,所以本文关注的是文化政策的直接作用方———体制内的院团。

艺术:“精品”的加工需要谨慎

我们看到,创作上演的剧目数量越少,院团承受的压力就越大,出精品的可能性就越小。而天安门广场的鸟巢式中国大剧院竣工在即,拿什么作品来迎接观众呢?当然是精品。政府部门启动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真是用心良苦。这一“工程”的初衷是令人颇有些振奋的———每年计划由财政部拨款4000万元搞出10台精品,则5年内有望产生出50台精品。2002年先是从全国范围内初选出了30台入选剧目,包括话剧、京剧、昆曲、地方戏曲、儿童剧、歌剧、音乐剧、舞剧、音乐会等,每个剧目都得到了50万到80万元的国家资助,再让这些作品精工细作,之后在2003年10月验收,评选出了10台该年度的“精品”,这些精品已在报章、媒介大做宣传,还要对它们再做重点投入。

不过,在观看了去年的那些精品舞台剧之后,笔者却生出了几分担心,说来与业内人士一起探讨。按照艺术规律,一部作品当它已被认为是“精品”后,它的加工、上升空间还有多大?举个简单的例子。画过画的人都知道,当一幅人物素描已把对象的神态描写毕现,再加勾勒很可能画“油”了,而在中国画的水墨写意中忌讳无谓的添笔。像《巴山秀才》这样从文学性到导、表演历经20年考验的作品已经既被历史又被观众证明是精品,它还需要加工吗?即使是打磨,也只适于微调吧。古人宋玉曾说美人的标准是“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舞台剧的加工还真需谨慎啊。

投资:为“精品”一掷万金还是广洒“及时雨”?

关照了艺术之后不可偏废市场,既然处于困境的国家院团从政府得到了这笔数目不菲的剧目生产资金,合理地花钱尤其是花纳税人的钱显得尤为重要,我们不妨粗粗地算一笔账。在筛选的阶段也就是30台剧先花掉1800万元,按照4000万元的投资,其后入选的10台戏还有2200万元可花,平均到每部戏则有220万元。现在剧院的一台新创作的大剧场话剧若是投资达到100万元,表现形式上则已相当奢华。那么由之产生的问题是,如果说精品工程资助的是那些新创作的作品,这笔经费还很有用武之地,但若是那些已经在各自的院团获得过经费打磨出来的之作,他们获得这批“巨额”资金将做些什么呢?请编剧把剧本再磨一磨?让导演把戏反复调整、重排?请舞美设计把景弄得再繁复一点(这似乎是花钱利索的办法)?如果是这样,那么一部号称精品的舞台剧其投资前后加起来将达到300万到400万元,依照市场规律这样的投资将演出多少场才能收回?而实际上又有多少观众看过它们呢?这样出炉的舞台剧“大片”是否有些劳民伤财了?因为严格说来它们的加工过程与观众是没什么缘分的,难道我们“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在戏剧界经历了多年的危机之后,人们有种错觉,以为钱是改变危机的法宝,只要有强大的资金注入,舞台剧就能彰显生机。在这种情势下,对那些在舞台剧领域跃跃欲试的人来说,精品工程甚至可能潜在地助长一种不良趋势———既然精品的投资动辄上百万,那么舞台上自然照着宏大和铺张的路子去做了,戏剧质朴的本义被忽略,难免不走向大而空的形式主义。而另一方面,还有不少民间的戏剧人在为经费发愁。如今,一台小剧场话剧投资8到10万元则初具水准,一台大剧场话剧投资30万元则基本能成活,话剧这么低的投资成本与影视相比可谓九牛一毛,但民间资本出于对利润的高要求和影响力太低总不乐意投资话剧,或者即便投资也是在各方削减开支以保证他的利益所得。这样一来,要振兴舞台剧的自然又落到政府部门了。笔者的问题是:我们是把这5年下来的2亿元集中投到某50部作品上还是把它分别打散到一大批作品上,以获得的边际效益呢?

展望:话剧需要整体繁荣 话剧产业亟需形成

如果不能拉动话剧界的整体抬头,所谓“精品”的含金量是令人怀疑的。这里电视剧的经验很值得借鉴。从上世纪80年代起,电视剧先是作为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进入人们的视野,但一些重播时收视率很高的剧却把过去时代的公共性话题以非常生动的方式浮现,谁说这样的电视剧不是精品呢?电视剧无需依靠精品工程就能出精品,这恰恰是因为它已经形成了良性发展的文化产业。眼下中国电视剧几乎每年都能留下一两部让众多老百姓回味的佳作,题材几乎涵盖现实生活的重大事件和人们精神领域的困惑,已然成为当代中国人生活的一面镜子。所以尽管电视剧制造商的投资动机是出于利润目的,但在取得了丰厚回报的同时却也几乎做到了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相比之下,近年来为戏剧的政府权威部门认可的话剧界重头之作不仅在知名度上不可与电视剧同日而语,在内容上也日益走向精英化,而戏剧一旦进入不了更多观众的视野,它的生命力又何在呢?如果我们对舞台剧现状多做考察,就会发现主流戏剧的缺失使戏剧界严重营养不良,而主流戏剧的精品更可能是从一批不那么令人称心如意的作品中自然浮现的,所以话剧的整体繁荣和话剧产业的形成不可忽视,它更符合文化产业出精品的规律,到那时,也许我们获得的将不只是精品本身。

北京救护车5月1号开始打表起步价50元
2016款的运动t恤女长袖时尚达人必备
:《嘿,老头!》开播造势 黄磊:老爸是我的粉丝
友情链接